舅舅老高

小青元素2020-10-16 16:29:59

舅舅老高

文/小青     朗诵/小果  小青


        舅舅走了,心中的一颗大树倒了,这几天我们六神无主,以往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如电影画面浮现在脑海,心里难以平复,觉得好象亏欠他些什么,不由地提起笔含着泪写下了这些......


      老高是我舅舅, 声音如虹,操着陕北口音,大嗓门儿,爱聊天儿。儿时在我心目中,他是很亲的长辈,每逢寒暑假,他都会骑上那辆二八自行车跑上1小时的路到红旗厂,驮上我:“走,舅舅带你到信号厂玩去”,在信号厂和两个弟弟玩上几天,他又会把我送回红旗。

爱工作的老高

       老高当过兵,复员后转业到铁路信号厂从事公安工作,凭着对公安事业的无限忠诚和满腔热情,几十年来一直默默无闻地坚守在公安岗位上。作为部门负责人,他以身作则,爱憎分明,做事雷厉风行,出色的工作业绩多次立功受奖;1996年,在他的带领下,破获一起要案,为国家集体挽回经济损失数十万元,受到公安部的嘉奖并荣立三等功。

他破获要案,受到公安部嘉奖并荣立三等功     

爱秧歌的老高

      也许是陕北情节使然吧,这样一个铮铮铁骨的陕北汉子,退休后却爱上了陕北秧歌。一开始他和妗子只是想练身健体,自娱自乐,没成想,老高很有天赋,秧歌越跳越好。他跳秧歌不仅“像”而且“帅”,一招一式,绝对是艺人范儿。如果再穿上那行头,像个陕北秧歌艺术团的专业演员。他跳的秧歌感染力特别强,很迎人,引来了其他人跟他学秧歌,开始几个人,十几个人,后来几十个人,人多了,大家就推举他当了“领头羊”并称他为高队长。 

大家推举他当了“领头羊”并称他为高队长

      老高凡事爱琢磨,从队伍管理、表演形式上,不断推陈出新,他的“兴庆秧歌队”名气越来越大。每天早晨,只要秧歌队开始活动,周围便站满了围观的群众,那个穿着陕北队服扎着羊肚白头巾的高队长威风凛凛,嘴上衔着哨子不停地变换着手势,队员们在他的指挥下,时而行进,时而跳跃,队形在有序的变换,周围的观众跟着节奏汇入到欢乐的海洋中。你会被陕北秧歌的激情和愉悦所感染,不自觉的也随之扭动跳跃,一场陕北秧歌扭下来定让你大汗淋漓,舒畅无比。

穿着队服扎着羊肚白头巾的高队长威风凛凛

      随着秧歌队名气的扩大,慢慢的有人邀请他们外出表演助兴,外演机会越来越多,老高并不满足,他又联系旅行社,让外国游客走进兴庆公园,走近他们的秧歌队,让外国人了解陕北秧歌,让陕北秧歌走向世界。如今,每个星期都有大批的外国游客来到兴庆公园观看陕北秧歌,成了他们来西安旅游的必看项目;每当此时,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国朋友也拿起了扇子,互动跳跃,和队员们舞成一片,此时没有地域和国界,没有肤色和种族,只有陕北秧歌的欢喜快乐,此情此景已成为兴庆公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外国游客来到兴庆公园观看陕北秧歌,成了他们来西安旅游的必看项目

      七八年来,他不厌其烦为大家操心,为秧歌队奔波,发动大家集思广议,他以诚待人做事公道,大家心服口服。经过他的努力,兴庆秧歌队从无到有,从几个人的自娱自乐,发展成具有对外演出接待能力的民间艺术团体。

兴庆秧歌队外出表演 

兴庆秧歌队合影


爱游玩的老高


      和舅舅出行游玩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舅舅曾带我们去过青海湖、敦煌、张掖、延安、佳县、汉中、九寨沟、兰州、成都、宜宾,每次的出行都成了美好的回忆。我们喜欢和他出去,他“势”大,喜欢发号施令,并善于兼顾全局,照顾到身边每一个人。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自然愿意“俯首称臣”,围在他左右。他爱玩,喜欢拍照,好说笑,玩嗨了,长辈晚辈已经混成一片,不分大小,和他一起总能吃得开心,喝得尽兴,玩得潇洒。

2008年在嘉峪关

2008年在九寨沟

2008年在嘉峪关

2008年在九寨沟

2008年在九寨沟

2010年在青海湖

2010年在青海湖

2010年在青海湖

2008年回延安

2008年回延安

2008年回延安

2015年回延安

2016年在汉中

2016年在成都

2016年在成都

2016年在宜宾

2016年在宜宾

2016年在蜀南竹海

       记得2015年的秋天,他带我们回到陕北老家—佳县,走了亲戚,看了老宅子,家乡的一草一木,勾起了他的故土之情。当看到家里曾经的一个屋顶的石狮,也许是勾起了他儿时的回忆,他驻足端详许久不愿离去......

     此时正值大枣成熟季节,满山遍野的枣树映红了山坳,路上到处是成熟掉落的枣子,我们这些从城里来的人哪里见过这般情景,边走边捡拾着地上的枣子,弟弟高建对着枣树猛踹一脚,枣子就如雨点般砸落下来,我们这群人嬉笑着捡拾着,因为还要赶路,舅舅冲着我们用陕北口音喊道:“死女子赶快走,见几个枣子就走不动了,真没有出息!”

2015年在家乡-----陕北思家沟村

2015年在思家沟看望亲人

在思家沟老屋前

  家里儿时屋顶的石狮

2016年陕北木头峪

2016年陕北赤牛坬

2016年陕北赤牛坬

爱家人的老高


       舅舅在两年前查出得了肝癌,大夫悄悄告诉家人,可能只有半年的时间,家人不敢告诉他,但他好像也猜出了些什么,没有表露出任何消沉悲观的情绪,依然和妗子去扭秧歌,并积极配合医院治疗,他乐观向上的心态和不向命运低头、不向病魔屈服的精神让生命期不断向前延伸,他的主治大夫为此感到惊讶,医学上对他生命期的预判失灵了。

      舅舅饭量好,爱吃陕北饭,洋芋擦擦、羊肉面、黄米糕;还爱吃汉中热米皮......,他只要知道哪家店的小吃好,他一定要带你去品尝。去年年底他身体状况已非常不好,老姨给了临潼的演出票,让我们带他到临潼看演出。回到了西安,他不顾旅途疲劳,执意要带我们去一家有名的汉中店吃热米皮,指挥着高斌给我们点了许多这家店的特色小吃,此时大夫已经不允许他吃过多油腻的食物,那天他只是喝了些花生稀饭,看着我们吃得好,他感到非常的满足,欣慰。

2003年六十岁生日和孙子在一起

和孙子一起给妗子过生日

和孙子在一起

2017年和家人在一起

2003年六十岁生日和家人在一起

和他的老同学相聚


       患病期间他还尽可能的抽出时间去看望他的长辈以及在外地的亲人,以了却他对亲人的挂念。

2016年在汉中和妹妹、妹夫合影

2016年去汉中看望老人

舅舅爱吃汉中热米皮 


       2016年春节前,他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挂念着四川宜宾的妹妹。在他的要求下,我们和他专程从西安驱车赶到四川宜宾去看望三姨,在三姨家看到外甥们对三姨都很孝敬,他很是高兴。在离开宜宾和三姨分手的那一刻,在车子开动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他悄悄地擦拭着眼里的泪水.....他深知这次分别意味着什么,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并且还听到了抽泣声……

舅舅和三姨在一起

2008年和大舅在一起  

2016年的春节看望三姨

2008年在兰州和老舅在一起

2016年的春节在三姨家

2016年的春节看望三姨

2017年7月和老姨、老舅在兰州

2017年7月兰州亲人大聚会


       去年下半年开始,舅舅的肝腹水越来越严重,过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排水治疗,穿刺排水非常痛苦,但他一出院,一定会把最阳光的一面展现给大家。舅舅病重期间,亲朋好友纷纷前来看望,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对他的关心,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温暖。春节后舅舅最后一次住进了医院,他身体越来越虚弱,最后两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妗子尽可能的陪伴照顾,高建、高斌两个弟弟,始终在病床前轮流陪护细心照料,晚上一刻都不能合眼。

2017年12月和家人在一起

2018年春节大舅一家专程来西安看望舅舅

2018年春节和大舅在一起

2018年3月,二姨一家专程来西安看望舅舅


      舅舅最终还是走了,大夫说像舅舅这样的病人,有一种情况就是会内脏出血很痛苦的走,但舅舅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我想这正是妗子和弟弟的功劳,是儿子的孝敬让他老人家非常的欣慰,是许许多多人的爱让他走得那么从容,悄然无声,不愿惊动任何人,舅舅也许是以这种平静的方式来回报所有爱他的人吧!

     妗子说:你舅只是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他会很快乐的,因为那里再不会有疾病,痛苦......



小青写于2018年4月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