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帝都

欢喜八八2019-11-24 13:38:10



BEIJING



1


今年年初,我给自己定了四个小目标。完成前两个需要我的努力,而完成后两个呢,则需要我爸妈的人民币。北京是第三个小目标,也是这四个目标里面最先达成的一个。于我自身而言,本对北京并无执念,但由于身边人不乏北京迷,自然而然地,我便也对京城有了非再去一次不可的坚持。


作为新闻报道与娱乐信息的培养皿,北京可谓是无时无刻不活跃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如果说第一次去北京纯属我的心血来潮,那么这一次,我觉得是经过些什么事情来作为沉淀的,比如历史知识的积累,比如二零一六年的高考,比如对法治与政治的皮毛了解…

 


2


说走就走。简单查了些资料,订了车票与宾馆。拼了三天半的假期,与Q小姐一起,拖着行李箱,就这样踉踉跄跄进了北京城。夜幕降临,北京城并未灯火通明。三月中旬的晚上,还是凉风习习的,幸好穿了羽绒服。宾馆就订在王府井大街旁,和同伴办理好入住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京城夜色中。


街上的店铺十点关门,且好些地方需要现金。而我和Q小姐的现金加起来也不过十块钱。我们调侃道:这京城比想象中的有点落后啊哈哈~吃了一肚子小吃,回宾馆后匆匆洗漱上床,我本就爱幻想,再加之旅行本身就有令人兴奋的功效,所以我躺到床上后怎么也睡不着,就像梦一样。


王府井小吃街

臭豆腐·万博娱乐app·驴打滚·豌豆黄·双皮奶·老北京爆肚


3


晨起,六点半,帝都大雪。规划着是要逛故宫的,朋友被这大雪扰的有些恼,我心里却觉得奇妙。上一次我来故宫游玩也是漫天大雪,一刻未停。这次游玩故宫已是三月中下旬,竟也是漫天大雪,一刻未停。由于两会的缘故,安检实属严格,在等待过天安门安检的时候便可遥望人民大会堂,一想到自己与那些璀璨人物实地距离不过五百米,心里还是有些小雀跃的。



故宫还是那个故宫,王侯将相的舞台,臣民奴仆的枷锁。红墙飞檐,皇宫庙宇,这里曾有多少鲜血、多少秘密、多少千古流传的丰功伟业、多少项断景山的落魄无奈……曾经帝王是神、是法度、是天子。可他终究也是个人,是个名号,是天底下最大的嫖客。

 


4


不禁感慨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我虽不懂的得土木工建,但也能直观地感受出古人所讲究的风水与阴阳五行,还有那建筑中的卯榫技术与对称原理。它们,是美的化身。从故宫文创买到了喜欢了好久的钥匙扣,省去了一笔淘宝的邮费,另外撞见了紫禁城·雪的胶带,价格有些不美丽,但因为觉得实在和故宫的雪比较有缘,便也开心地把它收入囊中。



由于大雪的缘故,我们便放弃了爬景山鸟瞰紫禁城的打算,转身去了中国科技馆。我和Q小姐说:如果我在文理分科前来到了这里,我很有可能就奔着理科去了。科学的魅力无需赘言,我们身处其中,它润物细无声。



因为时间紧张,所以我们晚上也不敢歇着,好在北京的交通实属发达,从五环外的科技馆到西单,也不过就几首歌的时间(如果能避免打车,则尽量避免,一则打车的价格不乐观,二则真的很堵啊)。并未觉得西单和隔天去的三里屯有何特殊,天下商场一个样,无非是纸醉金迷的奢华和高楼林立的气派,反正我没钱,舒坦的吃了个晚饭就回去冲热水澡了



5


第二天依旧晨起六点半,好在这天是个大晴天。与朋友先去了颐和园,园中不乏国外的旅游团,嗯…还是有很多好看的小哥哥的。和朋友边走边背《阿房宫赋》,没想到隔了两三年,我俩还能磕绊地背下来。我们直走南北一线,凹了个造型,吸吸草木精华,便径直出了北宫门。

 


其实在北京游玩的这几天,我对北京最深的印象并不是什么政治中心、车流似海繁华如水,而是历史所天然赋予之的厚重感和各个高等学府了,比如北大,比如中国人大。


少年都曾有不可一世的轻狂和桀骜不驯的倔强。少年也都曾有目标达成的欣喜和失之交臂的落寞。其实往事不用再提,你我人生也未曾经历真正的风雨。

 

中国人民大学

北京大学门口的地铁站

中国人大教学楼内的自习室


6


北京之行是以游玩天坛结尾的。说真的,我真的喝不惯天坛对面老磁器口的豆汁,酸的苦涩。五号线转十四号线,又回到了来时的北京南。列车时速三百公里每小时,在华北平原上疾驰。它承载了无数过客,而过客也在想着何时归来......


豆汁·豌豆黄·炸面圈儿

天坛·祈年殿

北京南站·候车大厅


7


最后特别感谢Q小姐的陪伴同行。从10岁到20岁,从初中到大学,的确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想与你一起走,在青山绿水间

记得长按关注欢喜八八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