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历史多---记帽儿胡同

丁香小院2020-07-31 14:56:48

作者:马营海


   帽儿胡同如今的声名鹊起,与天时地利人和有很大关系。天时是皇后婉容在此留下了一座故居,地利是身处什刹海和南锣鼓巷之间,人和是如今旅游的人多了。

  婉容是中国的最后一位皇后,婚后的孤独、失落和吸毒造成悲剧的一生,最后病死在监狱。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尤其外地游客,都想目睹一下末代皇后少女时的住宅。 

  什刹海和南锣鼓巷一个是历史文化风景区,一个是新兴的时尚酒吧街,如今正红的发紫,各地游客纷沓而至。帽儿胡同处在在两者之间,穿行于胡同间的游人日见增多,这就是地利。

  人和就不用说了,连我这种不愿出门的人都到帽儿胡同转了一圈儿,更甭说别人了。

  帽儿胡同东西走向,东口开在热闹的南锣鼓巷里,西口与繁华的地安门外大街相接,总长五百多米,处于文化保护区范围内。与其它著名胡同比,数帽儿胡同被保护的院落最多,建筑水平最高,最有历史价值。


(帽儿胡同1号)


  出于帽儿胡同的名气,来此拍照的人真不少,写感想写回忆的也大有人在,下面我也略谈一下自己的收获和感触。

  咱们先从帽儿胡同1号说吧,有人撰文说1号是原来的文昌宫,后改为民居。但据我所知,文昌庙(宫)应该在帽儿胡同21号。为了弄明白1号和文昌宫有无关系,我专门向胡同里的老人打听,几个人都告诉我,1号一直是民居,跟文昌宫沾不上边。

  过了1号是3号,门口牌子介绍里面既卖万博娱乐app又进行足部保健。看如意门砖雕不错,我信步进入里院。


(帽儿胡同3号)



(文革遗迹)


  不进不知道,原来大门里面还有一座门,砖雕、石墩一样不少,是座标准的四合院。虽说门墩已经残破,但仍能看出宅院最早的主人是位文官。文革期间其后人为了自保,在门簪上写了“革命”俩字。


(5号院大门)


  帽儿胡同的5号,从大门看要比3号齐整的多。

  5号院门口铭牌这样写道:该院坐北朝南,前后四进院落,现存建筑面积近900平方米。有垂花门、过厅、正房、厢房、后罩房等,院内环有游廊。该院结构严谨,布局合理,2001年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有博客介绍说,北京前市委书记彭真曾在5号院住过。但据我了解,文革期间里面住的是北京卫戍区某副司令。

  一位胡同老户说,别看大门不错,里面不行。原先的主人已不在世,虽说孩子还住在里面,但房子却没人管修了,有的都漏了。

  我问,还是独门独院吧?回答说,一直住两户人家,过去也是。

  走在大街上如果找个人问问,您知道朱家溍吗?一百个人里未必能有一个人说知道。再问您知道冯国璋吗?一百个人里有十个说知道就算不错。接着问您知道冯巩吗?估计一百个人全得说知道,没准还得有三十个人补充说,冯巩是冯国璋的重孙子。

  以上只是我的猜测,当不得真。

  帽儿胡同从7号到15号,跟上述几个人有一些关系。

  清朝光绪年间,武英殿大学士文煜在帽儿胡同修了两座宅院,两座宅院东西相邻连成一体,西侧是住宅,东侧是花园。

  在北京私人花园中,文煜的花园名气很大,它的建筑风格仿照苏州的拙政园和狮子林,有楼阁、有亭榭,有假山、有幽径,满园花草、松槐浓荫,园虽小却极可人意,故起名叫可园。


   清朝推翻后贵族大臣的生活日益败落,最后只能靠变卖家产为生。冯国璋任代总统时从文煜后人手里买下这两处宅院,作为自己的住所。

  冯国璋死后,家人把一部分院子租给朱家溍的父亲朱文钧居住,朱家溍在这所院子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

  朱家溍,字季黄,宋代理学家朱熹廿五代世孙。他高祖朱凤标是道光年间的榜眼,先后做过五个部的尚书。曾祖朱其煊光绪三十四年任山东布政使,祖父朱有基当过外务部司长、江西九江的知府。他父亲叫朱文钧,曾游学英伦三岛,是故宫博物院的创始人。朱家溍毕业于辅仁大学,是著名的学者和考古学家、清史专家、戏曲研究家,尤其在文物收藏和鉴定方面有相当的造诣。

  除此外,朱家溍三个哥哥朱家济、朱家濂、朱家源均为史学、书法、美术等领域的资深专家。

  官宦家庭出身的人,数代皆为大学问家,今人有谁能与之比。

(有关朱家溍的介绍见赵珩著《朱家溍.我所知道的季黄先生》)


(7号大门)


  上面照片是可园7号的门口,里面坐的老太太今年快八十了,在7号院住了近六十年。

  听老太太说,她来北京的时候院里连她算上只有三户,空空荡荡看不见人影,晚上都不敢在院里走。如今挤进来七十多户人家(有说一百多户),大部分是公安局的职工,也有少部分房管局的人。

  院里有座楼,老太太说这座楼早就有,不知什么时候盖的,原先整座楼都是木头的,翻盖时变成水泥的了。


(原先是木楼)


  顺着7号院围墙往西看,一溜全是可园的外墙,墙上开了三个小门,都是9号。


(围墙后面是可园)


  这天我的运气好,正赶上有人从9号往外搬东西,匆忙间我抓拍了几张照片。那么多拍帽儿胡同的人,未必有此运气。


(从这个门揪斗的万里)



(解放初期也算不错的房子)


  听胡同老户说,往外搬东西的院子,万里在里面住过,文革期间造反派就是从这个院儿把他揪走的。

  跟9号并排的甲9号,曾经住过段云。

(11号,原朝鲜大使馆)


  这是帽儿胡同11号的大门,文煜的住宅,也是最早的朝鲜驻华大使馆。

  朝鲜大使馆搬走后,整个院成了大杂院,住进不少人。前些年外交部想拆了盖楼,把人都轰走了。由于遭到文保单位的反对楼没盖成,如今成为空院。


(11号内部照片 转自网络)


  许多文章传说彭真和李鹏在里面住过,那是以讹传讹。彭真和李鹏是住过,但住的是11号西边的13号。

  13号的位置原先是座大门,曾是冯国璋故居。解放初期彭真住的时候把大门拆了改成车库,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是彭真等人住的13号,车库位置原来是大门)


  文革期间,李*鹏的母亲由外地迁北京后在13号正院西厢房居住,共两间。李*鹏一家五口也借住在东厢房的一间屋里,69年才搬到北新华街的水电部宿舍。当时13号是化工部宿舍,几位司局长住在里面。(见《李*鹏回忆录(1928-1993)》)

   有人说现在里面住的是管理11号院的人,我估计可能还是化工部宿舍。虽说房屋陈旧,但终归是大宅院,如今满北京哪儿找这样的大院子?装上煤气淋浴,可比楼房强多了。

  15号也是宿舍,住的是某机关的人。


(这是帽儿胡同小学大门,早先的梓潼文昌庙)


  这次去帽儿胡同我才知道,梓潼文昌庙里的文昌帝君和梓潼帝君是同一人,就是世间常说的文曲星。文曲星掌管天下读书人的功名利禄,权力很大,如果文曲星下凡,那是要中状元的。《儒林外史》第三回说范进中了举人后,原本瞧他不起的胡屠夫认为女婿是文曲星下凡,立刻前倨后恭,一副趋炎附势的嘴脸。

  梓潼文昌庙里还设有魁星殿。

  魁星是民间认为主文运的神,道教把他列为文昌帝君的侍神。经他首肯士子才能上榜中举,因此常把科考高中的人称作中魁。魁星在民间雕塑和绘画中面目狰狞,单足立于鳌头之上,一手执笔一手捧斗,寓意魁星点斗、独占鳌头。

  西安碑林有一块石碑刻有魁星点斗的图案,很珍贵。昆明滇池西山有一座魁星点斗石雕,难能可贵的是整座魁星雕像,包括它高高扬起的毛笔,是用一块石头雕刻而成。

  进去学校西边的小胡同,走不多远看见墙上镶了块铜牌,介绍梓潼文昌庙的由来。进旁边小门,迎面看见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嘉庆皇帝撰文,刘墉书写的《御制文昌帝君庙碑记》。


   
石碑一面被一堆砖头遮挡,另一面距离墙体又太近,无法拍照整块碑文,只能把诸城刘墉几个字拍下来。

  在小学校和婉容故居之间的33号院住过建材部长赖际发,后来住的是外贸部某副部长。


(部长住宅)


  再过去就到了婉容的娘家,承恩公郭布罗荣源的府第。

  婉容的身世大家都知道,我不赘述,还是说说她家的房子吧。

  承恩公府的大门早被拆除,在大门的位置盖了三间房,开了两个门,分别为35、37号。


(35、37号)


  35号门紧锁不让进,听从院里出来的一位小伙说该院现在是军产,空置多年。


(这几个是管理35号的人)

  37号是外贸部宿舍,游客可以进门参观婉容住过的院子。


(垂花门后面是婉容故居)


  进大门走几步是一个垂花门,已经油漆斑驳,裂缝纵横,几件旧衣服挂在上面迎风摇摆,让昔日的娘娘府显得更加颓废落魄。

  推开垂花门,里面是娘娘府正房。垂花门小院已是独立小院,与其他院落不通行,专门设了一间介绍婉容的陈列室。


(婉容故居前院)


  通过垂花门西边夹道,能进入原来与垂花门相连的后院。几间老房年久失修,院里私搭乱盖杂乱无章。


(婉容故居后院)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婉容如果不当皇后,以她的学识和修养,肯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知性女人。

  说实话,现在串胡同没什么太大的意义,除了从房子外面照几张照片,连门都进不去。真正了解过去胡同历史的老人多已故去,满胡同串游的都是来京人员,他们对胡同的过去不感兴趣,一问三不知。我们现在也算老人了,但平心而论,我们这代人对胡同的历史又能知道多少?年轻的更别提了,他们热衷于过圣诞。

  如果不是早年间的文化人留下一些回忆过去的文字,说难听点儿,现在的人实际狗屁不懂。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北京为什么会被拆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