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成现 | 诱人的面条味道

邓州同乡会2020-06-02 16:55:54

老家邓州是冬小麦的主产区,家乡人民祖祖辈辈都是以面粉为主食。家乡的主妇们能够把雪白的面粉做成口味各异的美味佳肴,其中面条的味道更是令无数老家人回味无穷。有人说一天不吃一顿面条,好像这一天就白过了;还有人说一天三顿吃面条才过瘾。



    记忆中最初的面条味道是手擀面的味道;特别是一种家乡人认为能够治愈感冒、发热的辣面叶的味道。那是母亲们上心上意亲手擀出来的一种一指宽的面条,下到清水煮有姜、辣椒、葱花儿的滚锅里,盛到碗里再用筷子蘸一点儿香油——那飘香的葱姜味儿,那喝到嘴里辣乎乎的面汤味道,还有那原汁原味的面香味道真的让人馋涎欲滴。每当家里有人出现了发热、感冒的症状,母亲们都会做一碗辣面叶亲手送到“病人”面前。在那个缺医少药的时代,一碗辣面叶就是医治感冒的良药;当然也有想吃辣面叶而假装头疼、发热的小馋猫。


    在家乡,学会手擀面是大姑娘小媳妇的看家本领,下不了锅灶,掂不起勺瓢的女人在农村是不受欢迎的。记得小时候小伙伴们随便说的几句顺口溜:张姑娘,擀面杖,裤子掉到大腿上。大致意思是说一个姓张的媳妇擀面条时由于用力太大,没有勒紧的裤子出溜到大腿上。看似好笑的顺口溜是在讽刺擀面技术差的村妇,是在提醒学习擀面条的少妇们要注意生活细节。而这擀面条还真是一个技术活,从和面开始就要求一定的技艺——和的面块不能太软,要尽可能硬一点儿。否则面块软了,擀出来的面条不成型,丢到锅里一煮就烂,俗称“烂面条”;只有硬一点儿的面块,经过饧一段时间,滋润光腻后,擀出来的面条有棱有角,并且有筋斗,任你怎么煮也煮不烂,吃起来口感好。特别是三伏天吃的凉面条,一定要有筋斗,否则是捞不出来,冰不出可口的凉面条。



    老家的乡邻一过夏至,中午饭基本上都是凉面条,因为这凉面条做起来简单,吃起来利量,并且还能够解暑。在老家,人们把凉面条称作蒜面条,就是做饭前榷半碗蒜汁,兑一点醋水,等面条、苋菜煮好后,把面条、苋菜捞到提前准备的凉水盆内一冰,一家人各自捞一碗浇上蒜水,上下一翻搅均匀,噗噗噜噜瞬间一碗面条就进肚。这凉面条最好的配菜就是苋菜,不管是家苋菜,还是野苋菜,都含有丰富的维生素,是家乡人老少都喜欢的一种青菜。从芒种到大暑的一个多月,人们中午的下锅菜大都以苋菜为主。在家乡,人们说“六月苋,标一箭”,意思是说六月的苋菜已经老了,是不能够再吃的,吃多了会拉肚子的。可是,在缺吃少喝的年月,苋菜能够充饥,人们不得不吃,标一箭就标一箭吧。今年六月六前两天,一个在外干事多年的邻居路过老家,想到我家吃个便饭,早上就打电话说:你弄点苋菜,野苋菜也行,中午就吃个蒜面条,多少年都没有尝过老家的凉面条味道啦!


    不过,老人们说,吃凉面条后必须喝一碗冰面条的子母汤,要不吃了凉面条容易肚子疼,甚至拉肚子。并且还流传着一个警示后人的故事——
    说一个拉板车的小伙子三伏天路过一个集镇,不到中午就饥肠轱辘,看见路边的饭店,老远就对店主人大叫着:老板,赶紧给我下碗凉面条,热死我啦!饭店老板不等小伙子停稳车,已经把面条下到锅里,看面条煮好,准备捞进提前准备的凉水盆里。正走进饭店的小伙子对老板说: 能不能换成井拔凉水冰一碗,热呀!老板依着小伙子的要求换一盆井拔凉水,然后把煮好的面条捞进去,一边捞一边说:年轻人,吃过了记着喝一碗子母汤,否则会生病的。谁知道小伙子三下五去二就把一大碗凉面条拨拉进肚,起身离开饭店。老板急忙招呼:小伙子,你还没有喝子母汤呢?那小伙子头也不扭,回了一句,喝啥子母汤,我要赶路哩,晚上就到家啦。老板唉声叹气地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并且张罗自己的老伴:拿个碗盛一碗子母汤放到屋里,不出一月,这小伙子一定会来找这子母汤当药喝。
    再说那拉板车的小伙子吃过那碗井拔凉水冰的凉面条,当时觉得浑身凉爽,走起路来也痛快。谁知走着走着却感到四肢困乏,肚子里翻疙瘩疼,他勉强撑着劲头赶到家里。到家后就上吐下泻,一个夜里就往厕所跑了十来次,接着连续拉了半月肚子也不见好。俗话说“好小伙就怕三泡稀屎”,再强壮的人拉两天肚子都会拉得面黄肌瘦。为了治好那小伙子的拉肚子,他妻子寻遍附近中西医生,最后遇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中医,老人问清小伙子的病有几天,因何而得?然后说:这病必须用当天吃的凉面条的子母汤作为引子,否则就无法医治。小伙子的家人赶紧到他那天吃凉面条的饭店,问留没留当天的子母汤?饭店老板说:我就知道他会回来找这子母汤的,当时就让我老婆留一碗放在屋里。然后把那碗落满灰尘的子母汤递给小伙子的家人,并告诉他们回家后烧滚后让病人一喝病就好了。小伙子的家人回家熬制后让他一喝,真的不再拉肚子了。从此,吃凉面条,喝子母汤的良方在家乡传进千家万户,再犟的人吃过凉面条也要喝几口子母汤。

    

三伏天过后,家乡人不再吃凉面条了,这时节芝麻刹顶,不再开花,芝麻叶就成为家家户户的下锅菜。芝麻叶糊汤面、芝麻叶沥水面是老百姓的家常便饭,不过,这芝麻叶面条最好的配料还是蒜汁。蒜可能是家乡人认为的最佳调料,不光出味,而且败毒,因此老家人一日三餐都离不开蒜。芝麻叶面条做好后,主妇们都会榷一些蒜汁,或者加几个青辣椒榷在一起,一家人各自盛一碗,用调羹舀一勺浇在碗里,虽然没有油珠儿,但是吃起来却有滋有味。



   进入秋末,红薯叶代替了芝麻叶,酸红薯叶糊汤面,浇一勺辣子水,啃着红薯疙瘩,吸溜几根手擀面条,那味道是今天的青少年体味不出来的。


   时光流转到九十年代,轧面机踏进寻常人家,手擀面退出案板的舞台。面条的味道也随之变化:臊子面、蒸面、烩面、焖面、板面、拉面、窝子面、刀削面、摊摊面等大江南北的味道跟着在外打工的人们悄悄地渗入家乡的生活之中。特别是臊子面,有鸡蛋番茄臊子、羊肉臊子、牛肉臊子等,各有独特的风味。然而这些舶来品只能调节一下人们暂时的口味,都替代不了家乡那传承几百年而又馋人的面条味道。


作者简介:赵成现,邓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民俗文化爱好者,同乡会专栏作家。新作《留住逝去的乡愁》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


我们都是邓州的孩子,关注邓州同乡会,我们会为您呈现邓州热点事件,给您讲解邓州故事,为您提供了解邓州的第一视窗,加入邓州同乡会帮您找到近在咫尺的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