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们的村庄—徐家湾

观天下事2020-10-20 11:37:04

网友子非鱼投稿

一直传言,村子要拆迁,这一传就是10年,想着可能还得几年,也没放在心上,到了市政府迁到临街,才觉得告别家园辞别宗庙的日子已不远,以及拆迁改造的公告实实在在贴在村西头大门楼底下,那大大的白纸黑字、鲜红醒目的政府印章盖在了最后的落款处,才真切的感到在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住的日子已屈指可数。

公告前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围了一堆人,人群中,我一遍遍看着公告内容,内心五味杂陈,复杂、纷乱的心绪难以言说,是喜悦,是期盼、是莫名的揪心,更多的,是深深的眷恋与不舍。身旁,不少人悄悄的在抹泪,其中有不少是寄居在此的外乡人,有人则激愤嘟囔的离开。

人们默默地做起拆迁的准备工作。能在村子办的事,尽量趁乡亲们还没搬离时抓紧办了。乡亲们聚在一起,最后一次在村巷中央搭起了迎亲的彩门、待客的喜棚,张灯结彩将邻居徐圆梦(化名)的儿媳妇迎娶进门,场面热闹,盛况空前。全村家家户户全家起营,男女老少亲亲尝尝围坐一起谝闲传、喝茶、嗑瓜子、玩扑克、吃哨子面、吃席面。迎亲的锣鼓敲起来,欢庆的秧歌跳起来,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兴,表演的更加投入更加卖力。大家清楚,这可是我们村最后一次在我们的老街道上摆宴席过大事了。再来已是高楼林立,连自家院子在哪儿都要辨认半天。

虽然故土难舍难离

为了徐家湾的明天

为了大西安的明天

我们响应国家政策

舍小家、为大家


那些老人们可都是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后生、娃娃们都是他们看着长大。谁家添丁进口,谁家儿子成了事,谁家家风如何、家底几许,谁家门口有个小水坑,谁家后院有棵酸枣树都如数家珍般的门儿清。老人们围坐在一起,谈论着几辈人的陈年旧事、村史变迁,诉说着往事,憧憬着未来的变化发展,最后达成共识:拆了好,娃们暂时受些作难,以后住上干净有暖气的小区,再也不用忍受一家炒辣子满院打喷嚏,再也不忍受烟熏火燎、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的脏乱差环境了。


他,年已古稀,拄着拐仗蹒跚地从村前到村后走了一圈又一圈,围着街头巷尾、房前屋后看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昏花的目光最后落在门楼子的牌匾上:“光前裕后。”他默默地、久久地凝视着这座院落,似要将这养育了他祖辈几代人、融进他生命的家园刻在记忆深处。


在村口的村碑前,他跪伏在地,神情庄重,向这养育了他祖祖辈辈的土地,深深地鞠躬磕拜,一拜再拜,站起身来已是老泪纵横。然后坐上儿子的车,一步一回头,依依惜别这他生活了近八十年的故土。

故园今辞各西东

从此梦萦魂梦中

何当把盏诉离情

却待来年月儿明

他,拿着手机,把每一条街道、招牌,每家门楼、院子,拍了一张又一张,录了一遍又一遍,收藏进手机,镌刻进记忆。收藏的是儿时的记忆、青春的激情、壮年的沧桑,以及48年来的故乡情怀。当有一天,他到了古稀之年,好对子孙讲,你的故乡曾经是这样的,不要忘了根、忘了故土。


他,一个留着酷酷发型的漂亮男孩,只知道蹦蹦跳跳、跑前跑后,兴奋的逢人就说:“我要住楼房了!我要住楼房了!”


而她作为屋里的女主人,一边拾掇零碎,一边暗自垂泪。用粗糙的手掌,把祖先的照片擦了又擦,再点上三炷香,供上她亲手擀的哨子面:“爸、妈,吃了这顿饭,咱就搬走咧”

她一遍遍摩挲着她祖婆婆当年留下的能盛五斗麦的大板柜心里犯难。这可是这个家族从一穷二白到富裕的见证呀,是它看着她和她的丈夫起早贪黑、汗水摔八瓣,辛苦挣钱,用一块砖一片瓦垒起来的三层楼。是它看着她们的儿女从出生到长大成人的艰辛过程,那些艰难的岁月,她怎能忘记。

还有门口那对石狮子,早已被淘气的孩子骑得油光油光,现在要把它们运回周至她的娘家了,这对为她家站了几十年岗的灵兽,任凭五六个壮小伙用手抬、用绳吊就是倔强的赖在门口迟迟不愿起身。她只好拍着狮子的头说:“这些年你辛苦了,给咱家守家守的好,现在给你挪个地方继续看家护院吧。”说也奇怪,一鞭小炮响过,大家轻轻一抬,他们高高兴兴地起身到另外一个地方尽职尽责去了。

今天割舍不尽的是离愁

铸就的却是明朝(zhao)千秋万代的辉煌

别了,这片烙印着我们祖祖辈辈血汗的土地,别了,这方曾经养育我们的热土,你承载着我们的过去,寄托着我们的梦想和未来。

我们期待这块土地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加美好,依然能够履行它神圣的职责,让我们的老人安享晚年,让我们的孩子快乐成长,供一代又一代徐家湾人修养生息,创造新的奇迹。

来源:子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