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刘省平:扶风一口香

醉墨书斋2020-02-13 13:56:52

 关中一带的乡党都爱吃臊子面,但臊子面的叫法和做法却有所不同。有些地方叫 “浇汤面”“蛟汤面”“涎水面”,还有叫“嫂子面”“哨子面”的,各有来历,说法不一。

在以宝鸡为核心的关中西府地区,都叫“臊子面”。但说起臊子面,很多人常说是“岐山臊子面”。岐山人聪明,很会做生意,品牌意识强,在几十年前就把臊子面打出了西府,打进了西安城。所以,在当今很多人的固有意识里,总觉得岐山臊子面是正宗。实际上,除了岐山,西府其它区县也常吃臊子面,因而叫“西府臊子面”应该更为合适些。

与岐山县毗邻,同在古周原大地上的扶风县,这里也一直盛行臊子面。不过,自岐山臊子面在西安城打出名气之后,扶风人不服气,后来也在西安城里开起了臊子面馆。岐山人打“岐山臊子面”是正常的,而扶风人挂“岐山臊子面”牌子明显不合适嘛。那打什么呢?扶风一口香。

 扶风人打出“扶风一口香”这个概念,算是和“岐山臊子面”切割开来,形成了一个新品类;而且,这个名字听起来更新颖、更形象、更诱人!

 扶风一口香和岐山臊子面都是臊子面,它们有很多共同点:一是,都是逢年过节吃,并用来款待客人的美味佳肴;二是,都是上好的麦面,筋道爽口,现擀或现压成细面条;三是,燷臊子的原料都是五花鲜肉,鸡蛋也都摊成纸般的薄饼,切成小菱形的角儿;四是,汤都是以醋出头;五是,都用小碗盛,碗里只有一筷头细面。

 两种臊子面更有几点不同:一是,岐山臊子面多用生豆腐入汤锅,黄白相间,色彩分明;扶风一口香里的豆腐切成片,在油锅里炸成黄灿灿的豆腐片,再切成细丝,与木耳、黄花、海带、臊子肉等食材混炒之后才入汤锅。二是,岐山臊子面的漂菜是韭菜或蒜苗;扶风一口香的漂菜是葱花。三是,岐山臊子面的汤里放油泼辣子;扶风一口香里不放辣子。

这两种臊子面,正是因了食材、做法的略有不同,所以其外观、口感、味道、风格就又各有了特点:同样都是“薄、筋、光、煎、稀、汪、酸、香”,岐山臊子面多了“辣”味,而扶风臊子面更具“鲜”味;就起外观颜色而言,岐山臊子面的浇汤一片血红,而扶风一口香的浇汤色黄如今,清澈见底。

 如果同时吃过岐山臊子面和扶风一口香,都觉得很“香”,但要真正比出一个高下,是很难的。但我觉得,岐山臊子面口味浓重,可能更适合北方人吃;而扶风一口香口味清淡,更符合中国人的养生理念,更适合在全国范围推广。有些外地人也许曾吃过臊子面,但是之所以不大喜欢吃,倒不是因为不好吃,而主要是怕吃到“回锅汤”,嫌不卫生。过去,地处大西北的关中西府人普遍家境不富裕,平时在吃食上比较俭省,所以待客吃臊子面时,老爱把吃过的汤回锅,循环使用;如今,大家光景好过了了,肉臊子、调和多得是,早都不吃回锅汤了!

 扶风一口香,是扶风人逢年过节或是过红白事时待客必不可少的一道大餐。热腾腾、香喷喷的一口香是扶风的长辈对后生的关爱与惦念,是扶风儿女对长者的感恩与敬意,也是主家对亲朋好友们最尊贵、最盛情的款待。待客那天,厨房里很热闹,婆娘姑娘们烧锅、捞面、夹菜、浇汤;年轻娃伙端着盘、碗,来回穿梭于厨房和院子之间。席桌上,一直摆得满满当当。“端端端!”“嫑放筷子!”“歇嘎可咥!”热情的主人或看席人不断劝吃,客人们嘴里推辞,手里却不迭地接碗,嘴边不住地吸溜……如此下来,一个人往往一口气能咥一二十碗!毕了,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帕帕,把油乎乎的嘴巴一抹,笑嘻嘻地对主人说:“娘娘(nia  nia),这汤煎合得很!”

 这几年,扶风一口香已走出了扶风县,打进了西安城。西安到处都有扶风人开的扶风一口香馆子,很多在西安打工的扶风人隔三差五就去解馋,甚至还有不少外地人也喜欢上了这种美食。我们扶风的某位企业家创建了一个“乡党臊子面”品牌,在西安开了好几家面馆,其中就主打扶风一口香,生意很火爆,通过几年的运作,据说现在成都、青海、新疆及东北地区的一些大城市也陆续开了多家分店呢。我曾去他们西安的两家店里吃过几次,很不错;而且,我还发现他们的经营管理很现代,端饭都不用服务员,用的是自动传输带;客人坐在那里,不用催,也不用等,手一伸,随时就能端到热腾腾、香喷喷的“一口香”——不,是口口香!

 岐山臊子面与扶风一口香,究竟哪个更好吃?这个问题恐怕谁也不好说,也永远争不出一个结果。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谁想吃哪个就吃哪个,谁爱吃哪个就吃哪个,只要过瘾就好!

  2017年1月24日于绛帐车站


作者简介

刘省平:男,生于1979年,陕西扶风人,现居西安。营销策划师、青年作家。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陕西散文学会会员、陕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2000年公开发表作品,相继在《中国文学》《中国农资》《西部文学》《黄河文学》《民族日报》《华夏散文》《秦岭印象》《中国散文家》《农业科技报》等数十家报刊杂志上发表50万字文学作品;作品入选《中华散文精粹》《中国散文佳作精选集》《当代文学作品精选》《陕西青年散文选》《宝鸡文学六十年》《历史与文化》多部文集。曾策划主编《西府散文选》《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出版散文集《梦回乡关》,著有中短篇小说集《驶向春天的火车》。近日,长篇系列随笔《西行漫笔》在《旅游商报》连载中。

共享读书乐趣,品味多彩人生!

欢迎关注“醉墨书斋”微信公众号

投稿E-mail:3040320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