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学我的饭

汝南县作协2020-07-04 07:45:24




上初中后,就开始了校园寄宿生活。很快就没有了往日的期待和当前的新奇。因为初中生活与我以前想象的差别太大了,比如说吃的问题吧。

          


接到镇上的中学录取通知书后,父亲就为我准备了一个大“茶缸”。父亲说,这个茶缸子大,能盛下三碗饭。那时,中学食堂饭菜种类单一,早饭和晚饭就是馒头、稀饭,菜是很少炒的。现在想想,食堂不是不想炒菜,而是因为学生大都买不起菜,所以干脆不炒;即使偶尔有,也是诸如萝卜、白菜、冬瓜之类的时令蔬菜。食堂的师傅还隔三差五的撒多了碱面,把馒头蒸的“金灿灿”发亮,吃起来却涩苦涩苦的。但就着从家里带来的“酱豆子”,竟也吃的有滋有味。午饭就是勾满面芡的面条,一滴儿油珠子也瞅不见。在学校生活两天,就开始“忆苦思甜”了。感觉还是家里好,学校里太苦了。其实,那时候要不是逢年过节,在家里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但足以能够吃饱,饭还有点儿油花。

      


打饭时更是热闹非凡。放学铃声一响,几百名学生一起蜂拥至学校食堂前。食堂早已打开了售饭窗口----仅仅三米见方的窗户,大家是里三层外三层,手指头捏着饭票,大声的嚷着“两个馍,一碗稀饭”!买饭时,高年级大个子男生在前,低年级小个子在后,女生都在一边眼巴巴的观望着,巴望男生赶紧买完端走,好为她们腾地方。小个子就是排在了前边,后边的大个子也会附在小个子身上,即使是打了饭也是进退两难,常常是洒了稀饭丢了馍。


不到一个月,我就掌握了一套“插队”打饭技巧。要想及时吃上热饭填饱肚子,就必须要“插队”。这插队可有技巧,就是瞅准时机,多人合作。先到前排观察,紧贴墙壁,靠准队伍。侧面几位“助攻”使劲往里面推,这时十有八九会挤到正面。在“助攻”的帮助下,就能多呆一会儿,把大家的稀饭馍都打够一遍再“闪人”。


一个学期下来,我吃尽苦头。给父母讲了这些情况,父亲说,你大姨家离学校近,二三里地。我给你大姨商量商量,午饭你去她家吃吧。于是,我又到大姨家吃了一个学期午饭。因还要上早晚自习,时间紧,早饭和晚饭还在学校食堂吃。


初二时,镇政府食堂对外开放。我就到镇政府食堂去吃饭,和镇领导“一个锅”吃饭,的确是美滋滋的。早晚时的菜类齐全,午餐还有鸡蛋面片。因为质量好,价格稍贵些,我常常为了省钱,就吃个“半饱”。在镇政府食堂里,我平生第一次吃了小米稀饭、万博娱乐app、锅盔馍等。现在依然记得,周一到周六每天午餐不重样,有米饭、蒸面条、万博娱乐app、茄子面片、鸡蛋面片等等,肉面也是有的,但都是对准镇政府工作人员。晚餐时,食堂常常会把一些剩下的带肉午餐,加热后便宜卖给我们学生。这“剩饭”既耐饿又有味,我们竞相购买。


初三时,校园里一个老师家属开起了“小伙”。饭菜质量还可以,花销和在镇政府食堂差不多,又节省了时间。我就又“定点”到“小伙”吃饭。差不多二十好几个人,天天聚在一起吃饭,不亦乐乎。有段时间对“北京方便面”情有独钟,每到放学后,故意晚去一会儿,等饭菜卖完或凉了,就煮“北京方便面”吃。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月,只吃的看啥都是弯弯曲曲的才算一段落。至今,“北京方便面”依然是我的最爱。


现在,常常还会到原来的镇政府食堂和学校食堂吃饭。尽管今非昔比,但往日学生时代的喧嚣记忆依然闪现,不由人感慨万千。



作者简介

尹春锋,男,汝南县人,教育工作者。近年来在《天中晚报》等媒体发表作品多篇。现供职于汝南县王岗镇中心学校。系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会员、汝南县作家协会理事、天中山教师笔会理事。


 

征稿启事

公众号“汝南县作协”,系河南省汝南县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主要用于发表会员作品、域外文友作品、古今经典文萃鉴赏和发布县作协相关活动的讯息等,欢迎县域内外广大文友来稿交流,以相互学习,增进友谊,共同进步。来稿邮箱:574660280@qq.com。


 

┄┄┄┄┄┄┄┄┄┄┄┄┄┄┄┄┄┄┄┄┄

策划统筹:王新立

责任编辑:齐云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