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微博让每个人都有话语权!

明月在苏州2020-09-14 14:04:37

↑点击上方“明月在苏州”关注我们


微博让每个人都有话语权!

核心提示:在中国,微博已经被发挥了前所未有的功用。微博变成普通人民发表政见的平台,变成了普通人出名的工具,而这正好符合了中国人这几年常见的状况——想出名。就连救助小悦悦朴实无华的陈贤妹竟也被某些网友指责“终极炒作”,可见中国人想出名的欲望强烈到什么地步。微博在美国开花,在中国结果,而结出的果子是苦是甜,着实难以定论。

明月:以防失联,加我个人微信(yoga1994520


窦文涛:我作为媒体的人,原来我那个前辈教育我不要公器私用,说这是社会大众传媒,是社会公器。但是我今天我在这儿动不动讲我自己的事,我觉得我经常在公器私用。可是你看微博本来是个私媒体。但是它在中国经常是,所以中国很到错,它在中国经常是私器公用。


梁文道:微博在新浪来讲或者腾讯来讲它有一点跟它们完全不同,就是它特别注重名人认证名人效应。他特别注重比如说今天要请你来开微博。Twitter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去邀请奥巴马开Twitter,你是自己要去开的,它不会主动邀请你。


许子东:微博对于草根对于平民来说还是多了一个好处。最简单的佛洛依德就说过,人都有创作的欲望,本来一个人要写作的话他得通过编辑,通过报纸,他要发表很难。现在有一点我觉得欣欣向荣,我们的社会你开会的政府的报告,上面的报告那么的贫乏,虽然他们一直说提高创造力,可是那个文字是绝没创造力。


安利【明月在苏州】微博,点击阅读原文访问!


本期文字稿,滚动下文查看

凤凰卫视10月2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子东:微博开花在美国结果在中国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俩都没玩这个微博,咱们这个许老师开了微博,而且开了微博一下子就参与到微博现在最近最大的讨论。你看,是不是中国的微博跟美国类似的玩意不太一样。


梁文道:非常不一样。


许子东:好像全世界就是中国这种功能是最特别的。


窦文涛:对,我听他们分析过。


许子东:因为我们的相对来说平面媒体、印刷媒体包括电子媒体的控制管理比较多。


梁文道:没那么自由。


许子东:所以他们一般对政治发牢骚,他们就发到报纸上发到别的谈话节目什么地方去,我们就通过微博。反过来就是造就了微博非常地兴旺发展,我是这样说,我说这个技术开花在美国结果在中国。


窦文涛:对,而且它是一个,咱们说,你看我作为媒体的人,原来我那个前辈教育我不要公器私用,说这是社会大众传媒,是社会公器。但是我今天我在这儿动不动讲我自己的事,我觉得我经常在公器私用。可是你看微博本来是个私媒体。


梁文道:私器公用。


窦文涛:但是它在中国经常是,所以中国很到错,它在中国经常是私器公用。


许子东:微博也不能说是私媒体,微博写上去有是大家可以看到,其实也是公媒体。微博上你不能去指名道姓骂另外一个人或者骂粗口,那是会被举报会被人家管制的。


梁文道:删掉。


许子东:你在节目里讲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公器私用,因为当你在节目里,就像一个作家在作品里写自己的私人感情,这个时候你已经是把它客观化。


梁文道:公开化。


许子东:哪怕是写自己的恋爱日记,人家也把你当一个人物来看了。


窦文涛:所以咱俩不用开,这就是咱俩的微博。不叫微博,大博。


梁文道:有一点是我一直觉得微博我有点抗拒的是什么?因为微博跟比如说在美国流行的Twitter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Twitter这个东西原来是一个很平等的沟通环境,所有人在上面都是平等交流的。但是微博这个东西你,在新浪来讲或者腾讯来讲它有一点跟它们完全不同,就是它特别注重名人认证名人效应。他特别注重比如说今天要请你来开微博。Twitter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去邀请奥巴马开Twitter,你是自己要去开的,它不会主动邀请你。


但为什么我们这里会主动邀请你呢?是为了增加它的流量,它的商业价值等等。所以中国的微博或者有什么V呀,要加V呀这些东西,然后中国的微博也更注重你有多少人跟随你,你有多少粉丝,你有多出名。然后乃至于出现很商业化的东西,比如说你给多少钱,然后买多少个关注,多少个粉丝。这些都是让我觉得很适应,因为像我们这种人我们都已经是公众人物,我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去霸占那么多的话语频道,那应该是一个草根的东西。


窦文涛:草根吗?我跟你说现在都是拿明星在打仗呢。而且他们有网站和人跟我讲,我不了解他们这行市,他们说现在办的成本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最初可能是个明星,弄上来他们也很高兴。但是慢慢它就发现那一家出钱了,出钱拉明星你到我这儿开微博。然后这个事情就变成竞争了,如果我不给这个明星钱在我这儿开,这个明星就会被他拉去,被它拉去我的点击率,而且甚至许老师就碰见了有人跟你兜搭生意。


许子东:这个不断的有,会有人来告诉你,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你要是能花钱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多出很多粉丝。也有人来告诉你,你这个微博已经有市场价值,我们会来教你怎么使用等等。我觉得这些没关系,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中国的任何东西世界上任何东西难免会被异化,还有很多都是金钱的,尤其是对于明星来说,这个是他维持知名度提高知名度的一个很好的手腕,所以其实也不是明星在做,是他下面助手在做。而且要维持很高的粉丝率,我们经常会发现,我别的不讲,我们的同行当中你会发现我们同行当中比较傻的大家都认为比较笨的比较没料的粉丝很多,粉丝很多,也不知道在讲什么废话。还有一些人很有料的文章写的很好的,很冷清,他的博客就是一些很少的知音。这种情况就像我们的社会是一样的,这就像大街,就像空气是一样的。


但是我想说的是,它对于草根对于平民来说还是多了一个好处。最简单的佛洛依德就说过,人都有创作的欲望,本来一个人要写作的话他得通过编辑,通过报纸,他要发表很难。现在有一点我觉得欣欣向荣,我们的社会你开会的政府的报告,上面的报告那么的贫乏,虽然他们一直说提高创造力,可是那个文字是绝没创造力。可是你要创造力去看看,你别看别的,你只要看微博跟博客上那些人给自己起的名字,那么多网友给自己起的名字,我做中文系老师,我就发现创造力啊。


窦文涛:比如说。


许子东:很多很多,无数,都讲不出来,“死过一次”啦,等等很多,“好像一条狗”啊,生活是怎么了。这些人都是老百姓,可是他们每个人帮自己的起个化名的时候说实在话比我们很多教材还做的好。你要去关心普通人的下面,当然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我一直觉得那些出版社应该每年出一本,请有心人编草根微博,就是编一般的人写的东西。当然我们要去掉那些语言暴力的,骂人的,私仇公报的等等那些。但是是有很多,我从文字的更新来说,的确是我们现代汉语更新的力量,我可以这样来说,有很多更新的力量。


窦文涛:所以文学教授也研究起来了。


梁文道:对,而且很认可。


窦文涛:没错,而且都做笔记呢。最近小悦悦的事情,那天你们还说起来,就是那个真正压人的司机自首了,不是还曾经出现过一个冒称自己是肇事司机的人,还打电话,我觉得是不是找刺激的还是什么的。但是实际上还有一个冒名开微博,冒小悦悦她妈开微博,说小悦悦手脚都能动了,你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好心还是什么心,反正我觉得不正的心。就是报告大家她的病情,实际都不是真的。然后后来人家就跟她妈妈,她妈妈说我没有开。然后她妈妈说有人给她打这个点,说我把这个微博的资料密码都给你,你接着开接着写,妈妈拒绝了。


许子东:当然这两天她妈妈后悔都来不及了,因为很多人也指出,这整个事件父母也有责任。你这个两岁的小孩走在街中间,对不对,他们自己肯定是已经是哪还管的上开微博。不过我注意到另外一个动向是广州现在开始全省的大讨论,就是要不要为见义勇为跟见死不救立法。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就是说这种事情是道德范围,不要去,法律干涉越少越好。但是另外也有一个意见提出来,他们引了西方的一些例子,比如说德国跟意大利原来还真有这样的法,就是说你如果见到一个人生命垂危,而你去救他不会影响你的安全,不会影响你的私人利益,而旁边又没有人的时候,如果你这个时候不施以援手你是犯罪的,它罚的很轻,几年和罚款。


我就在想这个问题,这个背后的思考是什么,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古人说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现在这个见死不救显然是礼的范围。但是要不要,只有两种办法,一种办法就是礼下庶人,就是人人学雷锋,就是要求每个人都能够见义勇为,然后见死就救。另外一个方法就是说还是礼不下庶人,而用刑来代替。就是说你如果一个人看到一个人生命垂危,你就有责任至少报警,你躲开走过。美国某个州也有这样的法,就是说你是教什么疏忽治安法。比如说你见到一个人在一个情况下。


窦文涛:不一定见死不救,知情不报。


梁文道:一般这种情况是这样的,你刚才讲德国、意大利,它要不天主教要不新教国家,它有某种的很强的社会共同文化,共同价值观。所以才有可能通过一个代表大多数人民的议会用立法的方法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对不对,要注意这个立法是这么来的。但在中国我们今天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共同价值观,今天中国的共同价值观是分裂的,分裂是什么意思?我对所有公权力去搞道德在中国的可行性非常怀疑的理由就在于,因为我们今天在学校里面见过多少家长,学校里面老师跟孩子们说见死要扶伤,讲这么一大堆,讲很多事情。回到家的时候家长也好,孩子们彼此之间说,老师都是说说,考试考一考就算你看这个老师,不是还收谁的钱,给他怎么样怎么样,他每年过天还不是谁给他送礼,他不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今天的状况是,我们说出来的全部都是用来说的,我们真正做的完全是另一套。


梁文道:陈贤妹“归隐”被指是终极炒作


窦文涛:你知道我也有一个疑惑,就是说当然这个陈贤妹老太太生动地说明劳动人民最高尚,就是没有什么文化没读过书的,但是可能有这么高尚的情操。


许子东:礼失求诸野嘛。


窦文涛:对,但是就说是我也有一个感觉,就是见义勇为恐怕是一种教养,它是一个民族的一种长期以来祖祖辈辈这么样的为人处事,这么样的成为人的一种本能,老实讲人性可能都挺阴暗,都是趋利避害的。但是也许是我们受到的很多种教养,从小使得我们能够跟这个相抗衡,能够让我们作出选择。


许子东:我觉得见义勇为跟见死不救是两回事,这个事情不能放在一起讲。比方她刚才讲了,你看人家的法是这样定的,你去救人是在你自己没有安全威胁,跟自己而且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你去救人,如果有安全威胁你是可以不去救的。见义勇为要求的是不顾你自己的安危你去救人家,这叫见义勇为,就是街上有人抢东西了你去抓匪徒。


得这个两者是要分开来,见义勇为是要表扬的,这纯属道德范围,这是英雄行为。可是见死不救,这是一个常人的底线,我尤其想像的是这么一种局面,比方说你在楼梯上走下来,或者你在电梯里看到了有人为什么原因被人刺伤了,或者躺在那里流血了什么什么。这个时候你至少应该报警,我觉得如果这个时候,你也说我出于害怕我躲开,我也不报警,我就绕过走掉。我觉得不仅心理不安,而且对于社会次序你没有尽到你一个公民的基本责任。


窦文涛:我问你,你们香港要是见死不救,比如说看见凶杀案,这人杀死在那儿,他也不管也不报警,要犯罪吗?


梁文道:这不叫犯罪,其实大部分国家都没有立这样的法。


许子东:对,大部分都没有。


梁文道:我想说陈贤妹这个事情有一个很特别,就是联系我们一开始讲微博那个状况,微博在中国变成一种出名的工具,变成一个名人让自己维持名气或者增加名气的一个工具。它更好符合了中国人这几年来从芙蓉姐姐一直以来很常见的一个状况,就是想出名。这几年我们流行几个字眼“炒作”对不对,注意到没有这次陈贤妹这个事出来之后,有人就说她是不是想炒作。


窦文涛:老太太炒作。


梁文道:我们想像一下,你如果看到一个人这么见义勇为,你说她是想炒作,这表示你心里面有这么一种法。就是说我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去救人,我是可以出名的。我甚至可能是因为我想出名,想拿钱想出名的时候我才去救人。所以你因为有这样的心理的暗示给自己,你才会说他是要炒作。中国人到底是要多想出名,有多想出名那个心态才能达到这样一个程度,所以看到这样的一个老太太做了这样的事的时候还是说你是想炒作。后来还没完,一开始只是她的街坊说她是想拿钱,结果过来她不要钱。后来说她是想出名,因为媒体采访她。结果发现她怕记者,躲到一边去。


窦文涛:现在归隐清源了。


梁文道:归隐清源,大家就更加称赞她。这时候按照同样的这种阴暗逻辑再推理下去,我们甚至可以预见到,甚至可以有人会说她这是终极炒作了,达到最清高的地步,这个炒作太高端了。


许子东:邓建国想这个事情要轮在我头上,我可得好像策划一下。


梁文道:所以你想想看,我们中国那种想出名的这个欲望强烈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许子东:但是我还是讲回来,这次大家这么激烈的反应,很大原因是因为那个摄像机,所有这些整个事情,司机、小孩、18个路人等等,要是他们知道有这个摄像机,他们的行为都有所不同尤其这18个路人。我看了整个这个东西,你知道我比较害怕的是个什么,为什么我觉得害怕,我又觉得自己羞耻,就是说其实我们人生我们每做一件事情都有摄像机在上面,不是说人在做天在看。


窦文涛:天有眼。


许子东:我们只是当它在不存在,只要你一想到都有这么一个东西在,反正我看这个画面我是害怕。


梁文道:不过,中国人已经不管这套很久了,老天爷什么的,哪有这个。


窦文涛:我还问了一个司机,我就说,如果你前轮压着一个小孩,怎么小你也看不见,你车头还矮的多,你知不知道它是小孩?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应该是知道的,但是会有侥幸心理就会希望不是,然后就开过去了。


许子东:这个我开车的人,我知道,没有这个道理的,不管你压到了什么,不管你压到什么你得下来看的。除非他这个驾照是花钱买来的,全世界任何考驾照的时候所有的条规里都说清楚一点,你发生事情你不能逃逸,你发生事情是错逃逸是罪。任何事情,哪怕撞到了人家一包行李,你也要下来,你划到了人家的车,更何况很有可能是一只狗在这种情况下,非常有可能,就算不是人你必须下来,你一个事情发生了,你开掉这就是罪。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成为一个经典教材。


窦文涛:可是子东,你知道曾经有一个司机跟我说,他在高速公路上走,有一个行李他压到,压到他停下来,全村人上来打他呀,抢了他的车。


许子东:那是另外一回事,即便是这样你也应该下来。


梁文道:中国人怕麻烦见义勇为风气不再


窦文涛:文道,你刚才想说。


梁文道:你要了解到在中国的情况是这样的,中国是一个,今天中国人是怕麻烦的。很多人是开车撞到个什么东西,踩到什么东西,他本能想的就是千万别惹什么麻烦,他想到的是逃离麻烦现场。他会觉得如果他停车下来就会很麻烦。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当这个国家,我们刚才讲什么见义勇什么的,我觉得这都是瞎说。我们有那么多人见义勇为之后的结果是受罚,西湖不是有个。


窦文涛:给我们讲讲。


梁文道:有一个游客掉到湖里头,边上站着很多中国人在那些瞧。这时候是一个美国游客,一个女的走过看到,结果跳下水里面把那个中国人救出来,救了之后她也没多说话就走了。这件事后来很多讨论,就是说你看一帮中国人在西湖看着一个同胞遇溺,结果最后是个美国人救了他,就讨论,说你看中国人怎么样怎么样。后来有报纸又写文章,我们不要过分夸大美国人的情操,我们要小心再讨论下去是不是好像瞧不起我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按照这个我们过去的思路,比如像骆家辉坐经济舱,现在叫反华经济舱,然后拜登吃那个万博娱乐app是反华万博娱乐app,那这个美国游客救人也是反华救人。


这里面反华反的华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中华的特色,就是我们高官不应该去吃街边万博娱乐app,也不应该坐经济仓,一般中国老百姓更不应该随便救人,这叫华。你干了这些相反的事你就是反华了。所以我想说的是今天中国讲见义勇为什么的怎么说都没有用。


窦文涛: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想说的是中国人口众多,我觉得我特别了解中国人,我不敢这么说。我总觉得在中国像我们这么说话的人,你们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你知道吗,是一种人,是平常读书的。


许子东:我不同意,文涛,我不同意。


窦文涛: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你就不同意,我说的是哪一种人,就是我们那天在讲的,这个《新快报》就是问周围个街坊。他们没有问孩子的现状,他们问捡破烂的陈阿姨奖了多少钱,说两万多。


梁文道:对,没错,这就是中国,这太中国了。


窦文涛:他们就嘘声一片,发达了发达了,好彩好彩。我看到这个我觉得好真实。


梁文道:没错,我跟你感觉完全一样。


窦文涛:我觉得就是说。


梁文道:这就是我知道的中国。


窦文涛:这个街巷里。


许子东:我不同意,整个事情民众这么大的反应,在微博说大家对这个事情感到这么心寒,我就每个人被迫发出,还不但是最后的吼声,是最初的吼声。我觉得民众对这个事情有这么大的反应,这说明这是一个有羞耻感的民族。我觉得大部分人是有的。


梁文道:微博上的时候有。


窦文涛:子东老师我跟你说,这个东西就是媒体的妙用了,当一个事情被表达出来的时候它会引起全民族的人神共愤。在电视上我们看到了,有解说,有评论,蒙昧的群众们终于醒了,哎呦,咱们太羞耻了。我告诉你,但是在当街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


往期热门文章推荐:

梁文道:韩寒再过几年或许变得像鲁迅一样!

马未都:揭露官场送礼“潜规则”!

窦文涛:一夜情不是简单的生理需要!

梁文道:中国大学生在灵魂深处是跪着的


明月:整理不易,欢迎打赏!
三块五块不嫌多,三百五百不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