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写给河南的故事

LCdreams2020-09-14 13:24:28

2013年的春天至今,我已经五次到过河南了。以至于我常跟朋友说道自己走过河南的很多地方,从最早的郑州,登封,开封到后来的洛阳,南阳,许昌,三门峡,再至后来的安阳,太行山等,可以说我已然在这片中原大地上留下了诸多的足迹。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一路向西,遇见了很多山,很多河,很多房子,还有很多树。陌生的人在大巴车上,谈笑风生,指天说地。

它是我曾经向往的梦,也是我现在回朔的梦,关于它,又好像一直在路上,总是要出发。

或许从未开始,还不知道去哪。


北宋的梦

劳动节假期就要来了,那时我还在职业中专读高一,平时就不怎么喜欢学校的自己终于有机会出去几天了。记得最初是要去龙门石窟的,可就是洛阳。晚上的火车,站了大约有八个小时,到达郑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我开了一瓶牛奶,一步步地走着。

作为河南的省会,郑州的繁荣大多体现在他的现代化罢,其文化氛围,又好似还有所欠缺。唯一值得提的,或许就只有处于临近巩义市的“皇陵”了,又称“宋陵”,为北宋皇帝及其陪葬宗室的陵寝,共有300余座陵墓,总面积约30平方公里,也是中国中部地区规模最大的皇陵群,几乎涵盖了北宋所有的皇帝,北宋九帝中除去在靖康之变中被金人掳去而囚死在漠北的徽,钦二帝之外,其余七帝均埋葬于此,加上赵匡胤父亲赵弘殷的陵墓,统称“七陵八墓”。再加上后妃和宗室亲王,王孙及高怀德,蔡齐,寇准,包拯,杨六郎,赵普等功臣名将共有陵墓共千座。

我是在第二天下午参观的皇陵,泛着弱光的夕阳低浅地挂在天上,黄彤彤直要流油,一束束浅打在陵墓上,往事越千年,历历在目。犹如一部时光相机,正在我面前放映着一部“北宋史”。

我看到了........

‘陈桥兵变’,‘杯酒释兵权’‘王安石变法’。

一位十几岁的江南女子手拿红牙板唱“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迎面走来一位关西大汉执铁板在唱“大江东去浪淘尽.......

嵩山的梦


 

1982年,由张鑫炎导演的影片《少林寺》风靡全国,25年之后,我在一位朋友的家里看完了这部片子,剧中由李连杰饰演的小虎,其功夫形象早已是家喻户晓。而我的“功夫梦”大抵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我很少同人讲过,在有一段时间里,我是非常痴迷于武术的,总想着要去哪里拜师学艺,后来,虽跟父母三番五次地央求要去武术学校的事情,却徒劳无果。我还是要滚回学校好好读书。

时间转眼一晃到了六年后,我有机会去登封,又想到了曾儿时的梦,一张轻飘飘的车票却由此充满了诸多地期待。

在登封出站后,就有人上来搭话,我支支吾吾,操着一口还不算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去少林寺要多少钱?”,“那可远着嘞,你给五十吧”那人说着就开始帮我拿行李,还未容我还价。

一路上,他同我讲述着少林寺的故事。不远处,就到了嵩山山门,他指着告诉我,第二天就到这边来,一路上要多备些吃的,今天就先去少室山,少林寺的日落很美,正好赶趟。

我先是找了家旅馆,因为是节日期间,由处于景区,大多房间都已经爆满或者价格贵的离谱。

那时我受经济条件的限制,于是只跟老板娘要了一间阁楼,里边没有电,而就是这种房间,在那时也要几百块。

我把行李放下便开始进山,约二三十分钟便到了少林寺门口,因为我走道是比较快的。

一位僧人在门口将我拦住,问我要门票,让人有些哭笑不得。这大致已经不是那座千年古刹,亦并非当年的少林寺。可我还是要买票进去。

如同国内大多数的寺庙一样,门口尊放着四大金刚,直行是一棵很粗壮的树,估计年代已经是很久远了,树上有很多洞,或许是僧人们在练习一指禅时留下的,缝隙间,向人们透露着过去少林人的勤奋,刻苦。亦正如那句“天下武功出少林”


正殿悬挂着一面匾额,是曾经由赵朴初老先生书写的“大雄宝殿”四个字,赵朴老轻逸的东坡体,如山,如水,如动,如静,亦如这一整座少林寺,皆尽禅意。

院中奉着一块达摩像,石头上记述了达摩祖师在嵩山西麓五乳峰的中峰上部、离绝顶不远的一孔天然石洞中面壁九年朝拜的游客很多。


沿着小路,不一会走到了塔林,这里安葬着历代以来的少林寺住持方丈。数量很多,形态各异,宛如巧夺天工。这时,才觉得旅行的惬意,而感觉刚刚好。


排了两个小时的锁道,开始向少室山缓缓驶去,山间传来郑绪岚的那首《牧羊曲》,“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

我一个人,坐在缆车里,安祥这无限的舒适。


第二天晨昏,我被少林寺的敲钟声叫醒,穿上衣服,开始向嵩山走去。

唯有不幸的是,在少室山上,我的胃病发作了,而由此又导致了头晕,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不夸张地说,我连自己是如何下山都不记得,当时我意识里只告诉自己“慢慢往前走,不要撞到人”,隐约地找到了那家旅馆,一股脑躺在床上,思维开始有些清晰了,去吃了个饭,回来后全被吐掉了,房间里没有灯,我便用相机照明,吃过了药。因为手机没电的缘故,家人和我未联系上也有些着急。

后来,我乘出租回到登封汽车站,只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


 《清明上河图》的梦

我在登封坐车也并不是要回家去,而是有一个地方,或许,更应该去领略一番。

那便是开封,即北宋时期的国都汴梁,令张择端盛名满天下的那幅《清明上河图》均描绘于此。关于这幅画迷点重重,这不是在考古,亦不必多说。

在开封,龙庭也是很值得说的,那是我最先去的地方,是按清万寿宫布局而建的古建筑群体,自南向北由午门(景区南大门)、玉带桥、嵩呼、朝门、东西朝房、照壁、龙亭大殿、宋代蜡像馆、东西垂花门和东西跨院、北宋东京城和皇城模型、北宋皇城拱宸门遗址、《五岳真形碑》方亭、北门、东便门等组成,另有植物造型园、盆景园、梅园、园林景观等

大殿旁,还放着一块宋宫遗石,据传,是一块陨石。

在音乐的陪伴下,我逛完了整个院子,而后去了天波府,包公祠。


我乘公交去去到龙亭西路的清明上河园是在早上,吃了一笼包子便等到了景区开门。

正门口是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的塑像,其背后是一块关于《清明上河图》的浮雕,往里走去,会看到很多宋代时的农耕工具,宋人雕像,宋代城楼,宛如一幅活力活现的《清明上河图》。

那时我还未到过江南,但只觉得清明上河园里的景观堪比江南。单就一个“美”字是难以用来形容的。


鲁达的梦

大相国寺,原名建国寺,位于开封市自由路西段,是中国著名的佛教寺院,始建于北齐天保六年,唐代延和元年,唐睿宗因纪念其由相王登上皇位,赐名大相国寺。北宋时期,相国寺深得皇家尊崇,多次扩建,是京城最大的寺院和全国佛教活动中心。后因战乱水患而损毁。清康熙十年重修。现保存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八角琉璃殿、藏经楼、千手千眼佛等殿宇古迹。

我们所熟知的《水浒传》里的鲁智深在火烧文殊院之后,即被方丈引荐与此为僧。做了种菜和尚,而引来一波泼皮无赖,这才有了后来的那段颇为精彩的“倒拔垂杨柳”。


一向深爱《水浒传》中“倒拔垂杨柳”的我这次有机会来到此地,当然不会错过这位于自由路段的大相国寺,照例,我进寺请了香然后三拜, 顺着鲁达的足迹,逐步感伤。

或许,我又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水浒的梦。


洛阳的梦

2014年,我从职业中专转学去普高借读,临近开学的日子,我给自己规划了一次旅行,那便是神都洛阳,其实这里本该是很早就去了的,但却苦于其他因素而迟迟无果。

从梁山买票去洛阳,依旧是七个小时的站票。

可能就会有人说,不能买坐吗?,这可能跟我说走就走的性格有关系吧,那几年的旅行大多都是买的站票,去北京,去天津,站上七八个小时,在当时不过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

晚上的车次,到了已经是早晨,我就近吃了一碗万博娱乐app,即上了一辆公交。

到达龙门的时候大致是早晨七点左右,公交站离售票处还有一段路程,我先是在河边转了转,便向里走去。

对我来说,旅行是赶早不赶晚的,倘若有些晚的话就有可能碰到游客高峰期,那样,看景就变成看人了。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我的游客照里,大多都只有我和景观的存在,而没有太多其他人。诸如,在云冈,在麦积山,在敦煌,那些石窟,就好像是为我一人呈现的。


龙门石窟开凿于北魏孝文帝年间,之后历经 西魏北齐五代,宋等朝代连续大规模营造达400余年之久,南北长达1公里,今存有窟龛2345个,造像10万余尊,碑刻题记2800余品。其中龙门二十品是书法魏碑精华,褚遂良所书的佛阙佛龛之碑则是初唐褚遂良书艺术的典范。

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麦积山石窟并称中国四大石窟。龙门石窟延续时间长,跨越朝代多,以大量的实物形象和文字资料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中国古代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许多领域的发展变化

最值得说的,估计就是位于奉先寺的那座卢舍那大佛。

这座大佛是唐高宗和武则天亲自下令并监督开凿的,武则天还曾为开凿此佛像捐出“脂粉钱两万贯”,更有传说,这座卢舍那佛被赋予的女性形象,就是以武则天为原型。但是在武则天退位以后,龙门石窟的开凿高潮也就过去,虽然之后仍然有佛窟被建造,但再也不复曾经的繁盛场景。

去龙门旅游的人,很多都是冲着这座雕像去的,所以,站在卢舍那大佛前照一张像,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

卢舍那大佛之外,龙门还有很多大小的石窟,各自精彩不同,婀娜多姿。

顺着道路走,穿过一座木桥,就到了河对面的山下,顺着山路一直走,可以看到白居易墓,一块大石碑上刻有魏碑体的“琵琶行”,更有毛主席的亲笔书法陈列于此。

直行还能看到蒋宋别墅,是当年蒋介石,宋美龄等人在此办公的府邸,房间里装饰甚为豪华,每间办公室里几乎都挂有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像。


与我同行的是在此期间认识的一位朋友,来自陕西,彼此间我们聊历史,谈文化,便一同走过了龙门石窟。

下午,我去了洛阳老城以外12公里的白马寺,又去到关林拜了关老爷。

晚上在回去的车上不停地在想,关于洛阳,我好像有些还未做完的梦。


太行山上的梦

我最近到河南是去年十月份的事情了,已经上了大学,关于旅行,也有了更新的认识。

那是学校里组织的一次写生,我们美术系里的学生分了两波,一路去了安徽的宏村,另一路就是我们,去到了河南的太行山。

2015年,那时我还在北京集训,国庆期间,画室里组织同学去房山十渡写生,那时只觉得十渡的山有些像极了河南的万仙山,后来,孙老师告诉我说,北方的山,大多都是一个样。

直至后来我去了太行山才理解了这句话.

我们在太行山下待了十多天,那段日子里,我几乎是没有闲着的,连午休的时间也在画画。


记得当年我在沂蒙山写生的时候跟老师说过一句话:“饭什么时候都是可以吃,出来写生的时间却很少”,我想,我一直都是这样。

除去规定的水粉之外,在太行山画的国画是比较多的,我有几次都是跟着郭老师跑到山上,我们谈论四王,谈李可染,谈贾又福,那是我国画进步很快的的日子。

更要说的是安阳的红旗渠,我想,若是将它作为一部奋斗的故事从而激发人们的斗志是最好不过了。


那天我们在附近等车,只见桥头上刻着一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这句话是毛主席写的,出自《到韶山》,全诗我最喜欢;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这一句,用来形容当时开凿红旗渠的人们,最好不过。


有人说,几乎每个到过红旗渠的国人,在看到那些过去的珍贵镜头后,都会为之感动地流泪。

红旗渠工程于1960年2月动工,至1969年7月支渠配套工程全面完成,历时近十年。该工程共削平了1250座山头,架设151座渡槽,开凿211个隧洞,修建各种建筑物12408座,挖砌土石达2225万立方米,总干渠全长70.6公里是一个人工修建的灌渠

当时还没有现在的高科技,这项伟大的工程都是凭借着勤劳的河南人民用双手和汗水来累积而成。


关于红旗渠,关于太行山,我有很多要写的。这里不愿多说。

追忆,或许,只有是在更遥远的时间里才能抒发它的精彩。期待,有一天,我再次回到红旗渠,回到太行山,回到河南,靠在路边,继续那个我还未做完的梦。


                                               2018 03 18  小雨

                                               赵凌川追忆于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