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新华】本土作家——窦红宇(续篇)

万博哪里下载新华书店曲靖书城2020-09-30 13:54:32


 上回说到

(再喝几杯酒,再吃几块肉,李文水脑壳更热了,晕乎乎就喊,说,走,老子带你们去杨柳小区局长家喝茶去!)




窦红宇



一颗黑豆——续篇

窦红宇

          

大家一听,酒都吓了醒过来,几个酒多的,就喊走,说是凭着李文水,去到局长家,老子们怎么也有几分薄面。酒少的几个,还是想了想,说怕是不敢去,面子是人家李文水李大哥的,我们几个去,怕是不能空着手。

大家只好作罢,全都拿着李文水瞧。李文水这时眼睛一瞪,咬牙切齿嚼着一坨红烧肉,说,谁叫你们送东西了?人家局长瞧得上你们送的东西?不敢去就是不敢去,别拿我文清哥瞎联系!是不是?

大家就都陪着笑,都说是,是不敢去。打死我们,都不敢去。

这样的酒喝过两顿,事情就裹搅起来。大家稀里糊涂,分不清李文水和李文清这关系到底是谁先承认的?是大家都承认了?还是只有几个人认?是几个人认了大家都跟着认?还是大家都认了几个人只好认?是哪个狗日先认的?哪个狗日跟着认的?不管了!陆哥说,难得糊涂,小心驶得万年船,既然大家都认了,那么,大家就都给我小心点,信总比不信好,大家以后,都给老子叫李哥。

之后,再遇到李文水,大家都变得小心起来。烦人的琐事杂务,大家都抢着干,露脸的大事要务,大家基本躲朝一边,让李文水干。比如,春天来了,单位上的一排海棠树开花了,红得像女人的嘴,让人浮想联翩,春心荡漾。花啊,有开就有谢,这海棠花有个特点,花期短,谢的时候,掉花瓣,风一吹,满天粉红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到地上,雪白的一层,见了,叫人怜。当班的时候,张栓二话不说,拿起大扫帚就去扫,李文水呢,只负责怜了。

比如,局长的车开过来了,要出门。这个时候,扫完地的张栓就缩起头,让李文水上。单位的门是那种电动梭拉门,有个遥控,轻轻一按,门就“唰拉拉”梭拉开来,不费什么力气,方便得很。一到这时,李文水就像过了电,浑身一颤,野马般冲出值班室,拿起遥控对着那门使劲按一下,就像对着敌人使劲开一枪,等门开了,不管有人没人,他都要对着门外的街道喊,让开!让开!

想想,李文水人高马大,保安的衣裳撑得笔挺挺的,这样一喊,狗日倒真个显出威风来了。

当然,李文水并不是就这样不上档次。遇到值夜班,狗日积极得很,经常不睡觉,到处巡逻,拿着个强光手电筒,一个单位到处照。张栓就不行了,一到后半夜,经常打瞌睡,李文水也不管,让他睡,为此,张栓感激着呢。

人家说,久走夜路必碰鬼,李文水巡逻久了,还真让狗日碰上了一回。那天也是巧,李文水巡逻了一半,尿急,鬼使神差,不想进厕所,就躲在办公大楼花园里的一棵大树后,尿起来。尿着尿着,突然有声音,抬头一看,一个贼正顺着排水管,往三楼上爬呢。李文水很镇静,一直等着尿完,抖了抖,收起姿势,这才悄悄摸回值班室,摇醒张栓,让他赶紧打电话给陆哥叫人。

不到十分钟,陆哥带着人就赶到了,问人呢?李文水说老子看着呢,还在!之后,陆哥带人从正面楼梯悄悄上,李文水顺着排水管,三两下翻了进去。

那贼正偷得兴起呢,办公室的柜柜刚刚被他撬开来,突见李文水从天而降,丢下工具拉开门就跑。李文水喊一声,给老子堵死了!跟着追了上去。

没跑几步,遇上陆哥十几个人,那贼顿得一顿,亮出刀就挥舞开来,吓得十几个人纷纷往两边闪,张栓几个狗日怂,还拿头抱着。李文水骂了一声,一步赶到,伸手就夺。那贼听到后面动静,一刀朝后挥来,李文水没躲开,手臂上被划开一条长口子,疼得龇牙咧嘴。还好没有退,就势一把,抓住了那贼的手腕,一个反扭,扛水泥样的把那贼扛起来,重重摔在地上。

贼抓住了,李文水手臂上缝了十几针,立马成了英雄。局长在大会上表扬,说是为单位挽回了多少多少经济损失,最最重要的是,文件一份都没有丢,给单位省去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又是发奖状,又是发奖金,公安局也来凑热闹,当场就给他颁发了“治安先进个人”的大红烫金证书。

哦哟哟,李文水那个风光,那个得意,就别提了。手上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到处喝酒,谦虚得很,见了人,不说话了,只把那只手朝桌子上一放,立刻羡煞多少人。那个时候,大家都巴不得自己手上也有几条伤口和绷带呢!

就连陆哥,都忍不住,慌着忙着就要把小姨妹介绍给他。事情不知道怎样说起来的,反正,那天晚上从李文水的绷带开始,说着说着,两口子就说到了小姨妹身上。陆哥的老婆眼睛一亮,照着陆哥就是一巴掌,说对呀对呀,我怎么连自己的妹子都没有想到,介绍给他介绍给他,要是我妹子能嫁给他,那就是跟局长攀上了亲,那我们今后的日子,就不愁了。陆哥歪歪嘴,顶瞧不上他老婆这样子,说,闷起闷起,怎么话一到你嘴里头,就听着不舒服。我不是那个意思,谁要跟局长攀了?脑壳进水!我是说,这李文水瞧着不错,英气逼人,白妹呢,也到了找对象的年纪,正当妙龄,两个人介绍在一起,正合适正合适。陆哥的老婆不服气,挣嘴,想了想,说,至少,也应该是美女配英雄嘛!陆哥想了想这句话,有点气短,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就岔开话题,说起让两个人怎样见面的事来。

陆哥的老婆姓白,小姨妹自然叫小白妹。老婆是丹凤眼,轮到小白妹身上,变成了吊角眼。看上一眼,就不想多看第二眼。小白妹不这样看,天天照镜子,涂脂抹粉不说,还从镜子里照出她那双眼睛的好来,经常说,我这身上,没有一样长得好,就是这双眼睛好。瞧我这眼睛,比我姐姐的还媚呢。

当然,人看人,凭眼神,你要是眼神对上了,怎么瞧,都觉得喜欢。所以,人家小白妹照镜子说出来的话,也有她的道理。

李文水就是。李文水一见小白妹,就觉得喜欢,怎么看怎么喜欢。小白妹长得白,那皮肤脸面,白得像他最喜欢吃的万博app官方下载苹果一样,又嫩又滑,你要是轻轻一按,保证能汪出一汪水来,保证比他送的矿泉水还清,还甜。最重要的是,小白妹是在龙街上班,龙街跟他住的狗街比起来,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李文水进城来经常做的一个梦。

这样说吧,狗街和龙街,一个在坡尾一个在坡头,狗街的南口,正对着龙街的北口,若不是中间横隔着一条风驰电掣的大马路,两条街,完全可以变成一条街。怪得很呢,就这么一隔,两条街,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狗街是乡下人的,龙街是城里人的,狗街住着进城打工的乡下人,龙街走着轻松悠闲的城里人。狗街上卖的,是烧包谷、烤洋芋、羊肉万博app官方下载苹果,最多还有点炒饭之类,油烟飘起来,一混合,终日弥漫着一股破抹布的味道。龙街不同了,到处飘散着轻音乐,或者,吉他弹唱的声音,卖的是披萨、葡萄酒、汉堡、水果沙拉、黑啤和冰淇淋,最差,也是个韩国烧烤。小饭馆小酒馆的墙上,都贴着西藏的照片,还放着很多旅行的书呢。李文水常常从那儿路过,也常常送那条街的水,有一天同一个打电话的女人楼道上擦肩而过,李文水就觉得,这条街上,都飘满了那个女人的体香。他梦想着有朝一日,一定坐在龙街的阳光下,悠闲地点上一桌菜,也听听音乐,也享受时光。

所以,一见面,听说小白妹在龙街一家餐厅做服务员,李文水的心里,就扯出一道光来。他们见面后的第一顿饭,自然就在龙街的餐厅里吃。李文水刀了叉了的本来就不会用,菜也不会点,这回缠着绷带,就找到了借口,心里坦然得很。反过来,人家小白妹什么都会,倒因为绷带,倒变成了服务员,一会儿送叉,一会儿切牛排,一会儿在他盘子里放块披萨,叉块沙拉。那情形,让李文水震撼得要死,小白妹像个天使,轻轻就收拾了他。

结账的时候人家还有账单呢,李文水一看,四百多,狗日想都没想就掏了,根本没有感觉贵。后来他觉得很奇怪,还想,我他妈怎么就没有感觉到贵呢?我他妈怎么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呢?

事情太新鲜,一传出来,保安队的兄弟们彻底憨了,乱了阵脚。不知道是该跟着李文水高兴呢,还是该劝他别高兴得太早。大家都是保安,几乎都从农村来,哪个敢跟城里女人搞对象?连边边都别想沾!大家听见这个消息,全都呆死,都不知道该跟李文水说什么了。狗日李文水呀,这是重新投胎换种呀。

等缓过神来,张栓才试着说,人家李哥,这不是抓贼立功了吗?有人马上接过话,说对对对,哪个有李哥那本事,硬生生把小贼的刀抢过来,抢过来还不说,还把小贼扛起来摔地上。张栓说,那晚我就在旁边,人家李哥扛那小贼,就像抬个酒杯!有人说对呀,那个时候,哪个敢抢刀,不怕死,哪个怕是就抢着小姨妹了。还有人就撇撇嘴,说想得美!要不是李哥跟局长有关系,陆哥肯把小姨妹拿出来?你就是再抓十个小贼,也别想挨着人家一毛边!大家这才开了窍,说,哦!哦哦哦!声气一出,又不说话了,像是都在钻头觅缝想。

过上一阵,有人开始嫉妒,阴阳怪气,说,你们个个都说李哥跟李局长有关系,我怎么没见李局长跟他说过一句话呢?至少,他要跟李局长说句话,让我们听听呀!大家又说,哦!哦哦哦!

这些议论,传到李文水耳朵里,连他自己都吓一跳,也“哦哦哦”半天,想,是呀,怎么局长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呢?后来转念一想,又笑起来,想,局长跟我说过话还是没有说过话,跟你们有球关系!局长又不是我爹!

重要的是,小白妹现在跟李文水说话。

小白妹说,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李文水点点头,问,什么事?小白妹欲言又止,想了想,说,还是算了。李文水一听小白妹这样说,就知道她遇到了难事,忙着又问,说,什么事?你说嘛,你说来我听听,不是吹,我李文水,是最喜欢帮忙的。小白妹的眼睛突然红起来,那吊角眼,连额头都红了一半,李文水心疼死了,就要伸手去摸。小白妹避开来,愁肠百结地走了。这样子,让李文水心里好一阵慌。

又过了几天,李文水打电话约小白妹看电影,小白妹在电话那边想了想,问,几点?李文水说你说几点就几点,我休息。小白妹就说,好。李文水放下电话突然想起来,这个小白妹,奇怪得很,平时从来不主动,但只要你一打电话,一约她,她就会在电话那边想一阵,然后就答应,说好。

有了这个想法,李文水突然觉得,小白妹更让他爱了。

那晚边看电影,李文水边就把自己这个想法说给她听,说小白妹,什么时候你也打个电话约约我嘛!小白妹先一愣,接着眼睛又红了。李文水伤的是右手,绷带还缠着,小白妹坐在他右边,就怎么也不好,伸手去摸她。

还真是出事了。

事情出在张栓身上,狗日那天迟到了。本来迟到这种事,要放在平时,也就是陆哥走走过场,骂两句,警告两声,气一消,事情就完。可那天复杂,那天单位办大事,是个什么什么启动仪式,市里的分管领导和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都要来。大早上,人家音响公司就来了,大喇叭里放着《好日子》,这个时候,局长反复交待,保安一个都不准少,必须全部到位,先是负责清理停车场上的闲杂车辆,保证来宾的车位。等领导进门,保安必须一个人一个岗,笔直站立,敬礼,衬托单位形象,其他人员,一律微笑,鼓掌迎接。

局长一动员,单位群情振奋,个个热情高涨,头天打扫卫生,就连平时懒洋洋的几个小婆娘,都提着个扫把在局长面前骚唧唧晃。这种事,单位几年都遇不上一回,所以,谁都不敢大意。

李文水同张栓一个组,敬礼的岗,分在大门口,那可是代表单位形象的第一岗,开不得玩笑。也是陆哥大意,分岗的时候,只顾想着让高高大大刚立功不久的李文水站在大门口,到时候局长领着领导们一进大门,李文水一敬礼,肯定给局长提气。李文水还提醒过他,说陆哥,我这手,还缠着绷带呢。陆哥说,你能不能把你那吊丧的白布给我扯下来,单位上的大事,开什么玩笑。

李文水只好去了趟医院,把绷带拆了,回来大伙一瞧,都说狗日那伤口,早就好了。

陆哥考虑的是李文水,根本没有想起张栓来。张栓站哪儿?自然,他和李文水分站大门两边。后来陆哥那个后悔,想,老子要是多想一下,深思熟虑,让张栓站棵树背后,谁会在意他迟到呀?他就是不来也没人管。

李文水也大意,那天早上见张栓不来,也没有想着汇报,只一个劲偷偷给张栓打电话,憨呐,只会想,这狗日怕是睡着了。电话打了三个,张栓没有接,等再打第四个时,已经来不及了,局长已经迎了市里的领导,带着往大门口走了。李文水只好悄悄把手机揣裤兜里,一个立正,敬起了礼。

大门口缺了一个人。没有想到,这一切,被细心的局长看在眼里。第二天,局长来到值班室,让陆哥召集所有人开会。问起头天的事,陆哥还不知道呢,又问李文水,才大概了解了。局长发火了,雷霆万钧,骂了些什么,大家都没有记住,最后,只记得局长指着陆哥说,我要处分你。又指着张栓说,我要开除你。

张栓当天就急得差点跪在李文水面前,求他,说你不是跟局长有关系吗?你帮我跟局长说一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能干好这工作,李哥,我不能没有这工作呀!

李文水瞧了张栓一眼,不知为什么,鬼火一下就起来了,说了句,关我卵事,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没有想到,晚上,小白妹主动打电话约他。李文水当然慌着忙着见,觉得有什么好事要来。小白妹约李文水吃晚饭,地点,是龙街的西餐厅。照样像个天使,在李文水身边忙前忙后,一会儿送叉,一会儿切牛排,一会儿在他盘子里放块披萨,叉块沙拉,这一回,还多了冰淇淋和奶昔。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很多酒,李文水有点醉,小白妹提前把账结了,他也没有反应过来。出门走了一截,才猛一头想起,折返身就要回去重新付。小白妹不让,一把拉住,李文水心里就有点放不下,说小白妹,你看不起我?小白妹说李哥,不是,我有事求你。李文水还闹呢,掏出钱来,拉着小白妹就往她兜里塞,说小白妹,你要是看得起我,就把钱收着,在我们老家,讨媳妇哪有不先下彩礼的!拿着!

小白妹挣得猛,一把将他推开来,喘着气,说文水哥,我真的有事求你。真的!

那晚,他们去了医院。

狗日张栓在那儿。碰上的,穿着个保安衣裳,抬着个尿盆,一副兴冲冲的样子,根本瞧不见要被开除的晦气。李文水拉着小白妹就要躲,小白妹反过来,丢开他的手,朝张栓迎了上去。

很奇怪,张栓见了小白妹,高兴得像是见着了女朋友,尿盆往旁边一扔,两只手使劲在保安衣裳上擦。小白妹不管,一把拉过来捏着,才转身,招呼李文水。

到了这个份上,李文水只好冲张栓笑笑,跟着他们进了病房。

病房里躺着个老人,小白妹说,是张栓的爷爷。小白妹还说,张栓是他爷爷从小养大的。李文水心想这话有毛病,到底是张栓他爷爷从小养大了张栓,还是张栓从小养大了他爷爷。

其实,都是。小白妹说,他们两个相依为命。小白妹还说,张栓他爹死得早,他妈在他两岁的时候就跑了,张栓是靠他爷爷养大的。可也才养到五岁,他爷爷有病,后来煮饭干活,都是张栓的事。小白妹后来说,我们两个是一个村一个班的,张栓学习特别好,全班第一名,后来初中毕业不敢再读书了,就带着爷爷出来打工,他打工,他爷爷捡破烂。

小白妹说的这些,李文水都听得懂,他甚至想,哪个过的,不是这日子?搞不懂的,是这两个人的手一直拉在一起,小白妹说两句,还抬起眼,瞧瞧张栓。张栓狗日满脸通红,低头笑笑,像个新郎官。

小白妹说得快,一句一句,像是嘴巴在飞,不让人喘口气。后来她还补充,说,李哥你想想,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在灶台边站在凳子上煮饭,那样子,可怜不可怜?

李文水不想再看两个人拉手的样子,就去瞧爷爷。爷爷躺着,闭着眼睛不说话,除了心脏监控仪在一跳一跳的,像个假人。小白妹趁机说,张栓那天迟到,是因为他爷爷昏过去,在抢救。你瞧瞧,多好的一个老人呀!

后来李文水要走,小白妹才丢开张栓的手,忙跟了出来。张栓客气,还要送送,李文水不让,还丢下一句话,说,老子们认得路。

出来李文水就想问他们拉手的事,想了半天,硬是开不了口,就憋着,连眼睛都快憋红了。还是小白妹看出来,说,李哥,我和张栓老早就好了,他出来打工,我也跟着出来打工。是我姐姐姐夫不知道,硬要把我介绍给你。你说,我能干这种事吗?还有,我能让他们知道我跟张栓好吗?后来我姐夫老在我面前夸你,说你跟局长有关系,我只好来求你,头一回,是想让你跟局长说说,给张栓调个班,他爷爷病了,晚上要照顾,别让他值夜班了。可我想了好几回,就是开不了这个口,你说,我为什么就开不了这个口呢?

小白妹这个问题一出来,天上的月亮就往医院池塘里钻,亮闪亮闪的,李文水看见了波光,朝他们细细碎碎涌过来。他就叹口气,说,那,你们好吧。小白妹一听这活,反倒慌了,求李文水,说,李哥,这事,你千万别跟我姐夫讲,我现在的老板,是他一个朋友,他要是不高兴,我工作就没了。我要是没了工作,张栓他爷爷怎么办?张栓他爷爷病了,需要钱呢。

李文水不想再看月亮了,转身就走,又叹一口气,说,你放心,你们好吧,另外,你告诉张栓,他那天求我的事,我答应了。

要想让李文水去找局长活动活动,别开除张栓,这可能吗?凭啥呀?李文水这次,是硬着头皮上,是癞蛤蟆不打哈欠,硬充愣头青。

也巧,那天局长来拿包裹。也是运气,局长从来没有什么快递包裹的,那天有。李文水正在想去局长办公室的办法,怎么敲门,怎么进去,第一句话该怎么说?突然天上掉馅饼,局长就来了。

李文水忙迎上去,递过笔,说局长,登记登记。

局长很奇怪,朝他看看,又笑笑,那样子,看上去饶有兴致,说,嚯,拿个包裹还要登记?说完点点头,低头写起名字来。

李文水这个时候慌作一团,瞎掺合,说,局长,你还记得我吗?

局长“李文清”三个字刚写完,抬头看看他,笑而不答。

李文水就慌,说,我给你家送过水呢,局长记不记得,杨柳小区,龙凤小区?

局长的脸一下板起,后来渐渐就铁青了,又扭头看了他一眼,闷头一步走出老远。

很快,就像这城里谁放了个屁,第二天,李文水被开除了。陆哥苦着脸跟局长求情,说,开除张栓,又开除李文水,这这这保安不够,排不了班了。局长说,很简单,让张栓留下来嘛。

后来李文水又回到狗街,老黑妹见了,兴高采烈,喊他,说黑豆,那么长日子不见,还以为你去哪儿挣大钱吃好的了呢!

李文水邹起眉头,恨得很,说,老子不叫黑豆,老子叫李文水。

                  




曲靖人

都在关注这个号

(长按二维码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