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师原创文章:《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9)》| 微型法语课堂

微型法语课堂2020-07-12 14:26:02

2017年7月9日:

我们一家人在黄河滩上玩了很久,准备在9点去甘肃省博物馆,我走着着走,排山倒海的困倦突然袭来,我头昏眼花,脚底虚浮。我对KEN说:“我太困了,想回去睡一觉,你带豌豆去博物馆吧。”今天是周日,如果明天去刚好赶上闭馆,而明晚我们就要离开兰州了,所以,只有这个方案了。

虽然我不愿意回到那间七八平米的龌龊小屋,但是,困倦压来,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竟然在漫天海地的汽车喇叭声和“请注意,倒车,倒车。”的嘈杂里两三分钟就沉睡过去。醒来是11点,我精神好多了,坐在空空的寂寞里,望着斗室里满墙的脏手印,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取出手提电脑,盘腿坐在床上,在腿上摆好荞麦皮枕头,电脑放在枕头上,深吸一口气,继续写《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的系列。

从前那些年,独自旅行的我经常在下午或晚上去附近的网吧写我的行走笔记,那时我有大把空闲时间写字;如今,带着孩子行走的我发现每天挤出时间写作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因为,白天东奔西走又要照顾豌豆的我不可能有一分钟空闲,我只有等到豌豆睡着才能静下心来写文章,可是,这个孩子精力旺盛到极致,辛苦奔波一天后,等到她终于睡着已经是深夜了,我也困得人仰马翻,此时还要取出电脑写作真是件痛苦的事情。

但是,我一直在咬牙坚持,这个系列的很多篇都是我在旅途中一大早爬起来或者很晚睡觉前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因为,我不想多年后回忆这场一家三口行走新疆的旅行时大脑一片空白,我一直想努力留住飘忽时光里像飞絮一样一闪而过的影子。如果,我没有在10年前写下独自行走新疆的长长游记,那时的点滴细节,我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当我坐在嘈杂市声中兰州西关十字一套八十年代公寓楼某一间七八平米的小板屋里盘着腿写作时,我的思想快乐地飞,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只有过往几天行走的画面在我脑中闪动。

中午12点,我刚刚写完一篇游记,KEN带着豌豆回来了,就像10年前的我一样,KEN非常喜欢甘肃省博物馆,那里馆藏丰富得让人震惊。他拍了很多马家窑和半坡花纹拙朴、美轮美奂的陶罐。而懵懵懂懂的豌豆对古代的陶罐不感兴趣,她只对巨大的恐龙化石和恐龙蛋化石着迷。

我们快速收拾好行李,给正在昏暗厨房里炒菜的房东一天的房钱就离开了。离我们最近的“汉庭”只有300米,我们步行前往。

在过斑马线的时候总是惊魂不断,因为兰州的出租车和私家车根本不让人,我们只有胆大心细穿梭在夹缝间才可以冒险通过。

“汉庭”1111房宽敞明亮,一米八的大床上铺着雪白柔软的床单,拉上厚厚的遮光窗帘,房间里一片黑暗。这里还有一个小巧的阳台,站在那里可以远眺黄河,右首边,著名的西关清真大寺就在眼前。这里一晚上228元,我们很喜欢这个环境。

(晚上八点和九点的兰州西关清真大寺)

“汉庭”附近临夏路上有一家食客如云的兰州拉面馆,它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唏嘛香”,凭那里扰攘的人声和喧腾的气氛我们判断拉面味道一定不错。于是,我们中午饭就在那里解决了。

同“曼泊尔”一样,在这里,一碗标准的二两拉面也是7元,我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除了拉面外还专门又加了两份牛肉,一份牛肉7元,我们还要了一碟泡白菜和腌土豆片的拼盘。

这里非常干净明亮,店员手脚麻利且专业,两碗“细的”拉面里其中KEN吃的加了很多辣椒油他还觉得不够辣;我和豌豆那份不加辣椒。我们站在悬挂着“毛细、细的、二细 ......”一系列仿佛暗语的木头小牌子下等待着拉面。切牛肉的女店员用精湛的刀工切出两小碟极薄极大片的牛肉,每一碟都要细细称重。

这碗拉面完全符合兰州拉面“一清二白三红四绿”的标准,它香气扑鼻,细细的面条非常筋道,我想给豌豆分一些面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用筷子切断面条。牛肉汤底熬了很久,虽然是看上去清澈无奇,但入口的汤味香浓醇厚。

豌豆跪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吃着小碟子里的牛肉,畅快无比。我们痛快吃兰州拉面的时候,突然听到店里的背景音乐飘出电影《刘三姐》里的对唱,那一刻,我们有时光错乱的感觉。

“唏嘛香”里除了传统的拉面,还有卤面、凉面、万博娱乐app和甘肃人夏天很爱吃的浆水面。我们这顿饭花了29.6元。走出这家口味不错的拉面馆,我们知道这两天在兰州的食堂有了。

走在兰州街头,阳光猛烈,行道树遮阴很不好,虽然戴着太阳帽和变色镜,我还是被晒得头昏眼花。市中心的临夏路中间正在开挖,白色挡板上写着“兰州轨道交通......”我知道,下一次来兰州的时候,我将能坐上地铁了。

一天最酷热的时候 ,我们都选择待在房间里,睡觉,洗衣服、或者写日记、看手机;豌豆自得其乐地玩她大大小小的兔子公仔,这是在西安时我的朋友们送给她的。

“汉庭”的隔音很好,西关十字喧腾的噪音都被挡在双层玻璃外,我们一家人在26°的冷气里静静地休息。

晚上,我们又去“唏嘛香”吃饭,这一次,我和豌豆要了一碗万博娱乐app,端上来后才发现这是是兰州版本的,肉酱里辣味颇重,豌豆被辣得嘴唇都红了。

吃完饭,夕阳西下,暑热渐消,我们在徐徐晚风里慢慢踱向今早才去过的黄河滩。和早晨的寂静相比,那里是另外一番热闹:河水拍岸不绝,河岸凉风涌动,大人孩子们都在河滩上纳凉嬉戏。或许从来没有见过海的孩子们挥舞着大大小小的铲子和水桶在黄河滩上挖着沙堡和庞大的灌溉水渠。很像塞纳河上“Bateau mouches”的一辆辆游船亮闪闪地顺水或逆水行进,船上人声喧闹,音乐震天。

我们右首边就是著名的黄河大铁桥,装饰着花花绿绿光带,在夜空里格外醒目。10年前的那个白天,我曾经趴在黄河铁桥的栏杆上久久地看着滚滚东去的黄河水,还在铁桥口一家“杭州小笼包”店里吃了韭菜味奇香的小笼包子。这次,我没有登上大铁桥,只是穿过深浓的夜色,远远看着在红红绿绿中显得有些妖艳的它。

豌豆撅着屁股开心地加入了挖沙子的行列,她用所能找到的各种简陋工具费力地在黄河滩上挖出了一个小洞,还捡来一只纸杯,很谨慎的她不敢去岸边,而让爸爸舀一些黄河水,天真地希望灌满这个洞洞。黄河水一浪一浪拍着,有一股很大的水流猛然涨潮,一刹那涌到我们脚下,让我们一惊。

黄河让这个城市变得柔软而有诗意,黄河边的兰州人民都那么放松和快乐,就像14年前我在大连看到广场上围着圈踢毽子的人们那么愉悦。我喜欢一个自得其乐、怡然满足的城市,黄河滩边的兰州人让我触摸到这样的精神气场。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们在一家西瓜、白兰瓜和大毛桃堆得像山一样的水果店前停下,水果店老板用醋溜味的甘肃普通话在复读机里反反复复轰炸着:“桃子4元10斤荔枝3元10斤”,嗅觉灵敏的父女俩双双用鼻子找到最甜的瓜,我们花16元买了一只大大的白兰瓜,吹着从黄河岸边刮来的习习晚风,心满意足地回酒店吃瓜去了。

(待续)


请点击以下链接: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1)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2)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3)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4)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5)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6)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7)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