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臊子面的乡愁

掌上扶风2020-06-29 13:43:12

扶风臊子面的乡愁

扶风职教中心  杨白兵

我的记忆里没有从小念叨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情感。更不会体会“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落寞。同样不会有那种发自内心的”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对故土的思念。

  我的记忆中有那样一种味道,那就是扶风臊子面。从色泽方面来讲,扶风臊子面为清汤面有别与岐山臊子面那种汤的表面漂一层油泼辣子的豪爽。如果把岐山臊子面比作一个豪爽的关中大汉,那么我们扶风臊子面就好似一个淡妆的江南姑娘多了几分柔和婉约的少女气息。在味道方面,我们扶风臊子面有“薄、柔、光、煎、稀、酸、辣、香“八大特点,岐山臊子面则以酸辣著称,并突出酸辣味。以此来看扶风臊子面好似古代的一位翩翩公子讲究琴、棋、书、画等六艺,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而岐山臊子面则更多的好似一个士兵,刚烈有余,而沉稳不足。

  在我的家乡,无论红白喜事。第二天一定会吃臊子面,那种叫做“流水席“的请客方式也许会让许多见惯大世面的大吃一惊吧。无论春夏秋冬,到了宴请大家的早上。主人便要早早起来,安排自己的家人,去挨家挨户的敲门,把还尚在睡梦中的人叫起来只为吃那一口热气腾腾的臊子面。掌勺的一定是名扬三乡四镇的大厨,活跃在灶台,穿梭于小院的女人则一般会是主家的”门子“。(陕西一点地方对于近亲的俗称)这些被管事和主家挑选出来的大姑娘小媳妇,早早来到主家洗盆、和面、择菜、烧锅向忙碌的主人和先到的客人展示各自的刀工。
  然而这种“流水席“有经验的老人们是不会先吃的非得等先吃过几席。经常在爷爷的口中听到吃这种”流水席“不到最后吃不出记忆中的那种味道。这些早早来到主家门口,双手插在袖子里,等到那些年轻人吃完,方才慢悠悠的走进主人家的院子。而这时,主家或管事的人一定会迎上去把主人搀扶到桌子的上席并且招呼着服务队的人给这桌上快点。邻里的关系,中国上下五千年强调的尊老爱幼就在这一刻展示的淋漓尽致。
  在我的记忆中可以连续的吃到臊子面的机会无非就是春节期间了。在外地打工的人,或者上学的学子,都在春节期间陆陆续续的赶回到家。路过镇上的时候一定会买几斤猪肉,一大捆葱。好似只有这样,努力了一年方才有了成果。在寒冷的冬季厨房里忙碌的奶奶,妈妈烧锅、捞面、夹菜、浇汤、流水作业、分工明确,小辈们端着盘、碗穿梭在院子里。那种其乐融融的情景,那种浓浓的感情,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当下,“岐山臊子面“的名头已经很响了,但我相信我家乡的”扶风臊子面“也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就和我们走出去的扶风人一样被更多的人认识和接受。
  那一碗扶风臊子面的乡愁更多的是走出去的扶风人,对扶风这个美丽的小县城最诚挚的记忆和留念。(杨白兵)

识别二维码关注 扶风作家 微信平台


关注扶风作家作品,请扫描扶风作家协会公众号。投稿邮箱ffxwwzx@163.com